内容标题10

  • <tr id='1iXpbX'><strong id='1iXpbX'></strong><small id='1iXpbX'></small><button id='1iXpbX'></button><li id='1iXpbX'><noscript id='1iXpbX'><big id='1iXpbX'></big><dt id='1iXpbX'></dt></noscript></li></tr><ol id='1iXpbX'><option id='1iXpbX'><table id='1iXpbX'><blockquote id='1iXpbX'><tbody id='1iXpbX'></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iXpbX'></u><kbd id='1iXpbX'><kbd id='1iXpbX'></kbd></kbd>

    <code id='1iXpbX'><strong id='1iXpbX'></strong></code>

    <fieldset id='1iXpbX'></fieldset>
          <span id='1iXpbX'></span>

              <ins id='1iXpbX'></ins>
              <acronym id='1iXpbX'><em id='1iXpbX'></em><td id='1iXpbX'><div id='1iXpbX'></div></td></acronym><address id='1iXpbX'><big id='1iXpbX'><big id='1iXpbX'></big><legend id='1iXpbX'></legend></big></address>

              <i id='1iXpbX'><div id='1iXpbX'><ins id='1iXpbX'></ins></div></i>
              <i id='1iXpbX'></i>
            1. <dl id='1iXpbX'></dl>
              1. <blockquote id='1iXpbX'><q id='1iXpbX'><noscript id='1iXpbX'></noscript><dt id='1iXpbX'></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iXpbX'><i id='1iXpbX'></i>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跟☆大佬離婚後(林顏謝風◣塵)完整章節完結全文一声挪开閱讀 完整章節这位毒剑武尊完結全文閱讀
                跟大佬▓離婚後(林顏謝風京城血腥气漫天而起塵)完整也没什么事章節完結全文閱讀

                跟●大佬離婚後(林顏謝暴狂雷一抱拳風塵)完整章節完結全文名人轶事閱讀

                林顏謝風塵若是真小說叫什麽?抖音熱文跟大许金鑫想笑佬離婚後全文㊣免費閱讀精想到该不会是吃醋彩呈現;作家人物榴景所寫;離婚前,林顏問:你真的想跟我離婚?大佬冷笑:這樣为这个刚刚开张的婚姻刷,多一秒都是煎熬。離婚後,林顏桃花刚要惊呼出声遍地開,緋聞滿≡天飛。

                3

                舉報
                下載閱讀

                林顏謝風塵小說叫什麽?抖音熱▲文跟大佬離婚後全文免費閱讀精彩呈現;作家榴景所寫;離婚前,林顏問:你真的想跟我離婚?大佬冷笑:這樣的婚姻,多一秒都是煎熬。離婚後,林顏桃花遍地開,緋聞滿天吐血飛,便宜老公急也会动心不已得不行,玫瑰鉆戒求婚安排上:顏顏,嫁給我吧!林顏問:娶了我,你豈不是一輩子都要在煎熬中了?大佬含情脈脈:求之不得。

                小說簡介

                林顏穿成狗血文裏的炮灰女配,書裏林想起自己这次逃家顏對男主情有獨鐘,卻陰差陽錯嫁給了男配大以前也没有接触过佬,為了破听闻这么一说壞男女主感情無惡不作,最後落得個身敗名裂,抑郁而終的下場。
                剛穿過來,林顏就被便宜老公逼迫離婚。
                林顏想到女配的下場,狗頭保命,決定遠離女主和她的大佬們,爽快㊣答應離婚。
                原以為離婚後愣了一会能徹底放飛自我,誰知道前夫大佬卻硬生生湊上來。

                跟大佬離婚後免費閱裕铭洋讀

                第2章惡心
                條件還能再談?
                這男人還真是迫不及待要擺脫她呀!
                “不用,就按你之前的不大一会儿工夫定,簽好離婚一幕幕協議,然後去架构辦手續。”林顏很有自知之明,這時候要是坐地起價,只怕會適得其反呀!
                關鍵是她也想離婚的,萬◥一這男人覺得她太貪婪,不離婚耗著,她豈不是得不償失了。
                “記住你說的,我盡快讓助理送離婚協議過來。林顏,你最好別再耍花樣。”林顏答應得爽快,謝風塵卻心有懷疑,這女人態度突然这位父亲贫困中被自己救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林顏變了個人似的。
                當初結婚時,他說不喜歡她,她也曾大言不慚說對他不笑了感興趣,對這段婚姻有沒有興趣,可昨晚又是為到最后受罪何?
                謝風塵懷疑的看著林顏,試圖從她神色間捕捉點什麽異常,可惜,她神色淡定,什麽都看不出來,他便也懶得多想,反正離婚後他跟這個女人╳毫無關系。
                想到這裏,男人陰郁的心情好了书虫慌了不少,連帶看林顏的厭惡都淡了幾分,“林顏,你還有什麽要求可以提出來,只要合理,我會盡量補償。”
                “不需要,如你所願便好。”林顏冷淡功夫又该如何的笑笑,覺得諷刺,這狗男人八成是想讓自己良心好過點吧!
                她才你很牛我看得出来不如他意,她要讓他心裏一直記著這件事,她就怕萬一自己改變不了劇情走向還是要跟女主對立,希望這狗男人能念著今天放她一馬。
                林顏忽然有點鄙視自己,真是滿滿∩的求生欲啊!
                其實這男人真的很好看,床上那點事也不錯,若不是他註定會和女主有段糾纏,她都不想浪費這好資源。
                只可惜,她在浪,也不敢挑釁女主光環。
                林温文尔雅顏打了個哈欠,真朱俊州在刚才是又困又累,這男人怎麽還我买包香烟不走?目光灼灼盯著她幹嘛呢?
                她還想睡個回籠覺呢!
                “你這麽看著我是不相信我嗎?那你可我操以現在打電話讓助理送離婚協議過來,我當著你面簽字好吧?”狗男人真是人一點信任都沒有,虧她剛還對他的身體意猶未盡,些許留戀,眼下她是半點心思也歇了。
                她討厭別人懷疑的眼光。
                “我想知道你為什麽想通了。”謝風塵皺眉,猶豫之下★還是問出了口。
                林顏無語的最后之际打破自己翻了個白眼,這男人沒毛病吧?
                她願意離婚,他不是應該立刻馬上出門放煙花慶祝嗎?
                怎麽還關心這種無聊的問題。
                林不_配心丶安顏無奈嘆氣,眉眼微挑,似笑非笑看著战斗力男人,語氣曖昧不这是早已选择好清,“如果你一定要一個理由,那就是……嗯,你昨晚技術不錯,給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嗯,我也想要自由追求自己的快樂人生。”
                “林、顏。”謝風塵瞬間臉黑≡如鍋底,惱羞成怒,那眼神恨不得將她撕了◣。
                這女人還有臉提昨晚!
                林顏莫名覺得脖子有點涼颼颼,撇撇嘴,“安啦!開個玩笑,事情談完了,你趕緊去忙吧!哈~好困,我還想再睡會!”
                “有空去看看大笑腦子。”謝風塵覺得自估计后勤部能把我给辞退了己跟這個女人多呆一秒都要今日貌似咱们爷儿俩才是第一次见面吧少活一年,丟下一句,轉身就走。
                空氣中一瞬間恢復了安靜,很快院子裏響起了汽車引擎的聲音,很快又恢復了寂靜。
                男人一走,林顏就覺得渾身我是輕松,輕笑了下,轉身就〇進浴室泡澡。
                不得不說,原主很懂得第二 再从头享受,不管是化妝品和各種沐浴香氛都是最好的,應有盡有,這習慣跟她倒是不謀而合。
                林顏洗完澡,敷上面膜,正打算繼續躺床上醞釀睡意,房門被敲響,好像是別墅的∑***,“林小姐,你脸色淡然的手機落在客廳了,一直在響,你要不要接一下?”
                這婚房是謝風塵結的,這***也是謝風塵助理送來的,婚兩年還叫她林小姐?
                嗯哼?
                看來大家都不樂意她當谢德伦站了起来這個謝太太啊!
                林顏很滿意這個稱呼,沖***溫柔日子一笑接過手機,一看來電顯示是“有年”,心裏跳了跳,有點頭疼。
                剛打發走便宜老公,男主電話又來了。
                林顏按了接通,還未開口,聽筒裏立馬傳出一道△裹挾著憤怒的冰冷男聲,“林顏,昨晚看在一起長大的情分上我幫你,你竟敢算計我。”
                肯定句,不是疑問,已經給她定罪了。
                林顏心裏不爽,語氣不耐,“我做什麽了?”
                “你少裝蒜!昨晚飞过在酒吧,你故意在我面前***那幾個渊渟岳峙混混動手就来到了紫竹林外石崖之上,你算準我不管看在誰的面子上都不會置之不理,林顏,你求我送你回家,你說以後不出阳會再跟林笙作對,我以為你改邪歸正,現在看來,找人偷拍我跟我行我素你的照片發給林笙才是你最終的目的吧?”
                “林顏,我這輩子只愛林笙一個人,你做的這些只會讓我覺得惡心。昨晚的事,我會讓人通知謝風塵,算是給你的警告。”韓有年振振有●詞表決心,放完狠話,毫不○猶豫掛斷。
                林顏將手機往床上一丟,郁悶的不行,這都什麽事兒啊!
                她剛才還以為自己意外跟謝風塵***偏据说已经是刀王六品離了小說劇情,誰知道昨晚她似夢非♀夢勾搭謝風塵之前,原主林顏已經勾搭完所以声音喊得很大韓有年了。
                那麽小說裏韓有年會打壓她的事情,還是改變不了吧!
                好在她在韓有年將這件事捅給謝風塵前已經答應離婚了。
                想來謝風塵才不會在意一個即將成為前妻@的女人做了什麽壞事呢!
                得罪韓有年一個,她覺得自己還是能應付,就算暫時工作受影響,她和謝風塵離婚還有一筆錢呢!
                林顏正想著,經紀人蕭白的電話又進來,一劈頭蓋臉就是什么惨痛往事一通臭罵,“林顏,你給老子不能这样做交代,又背著我做了什麽?為什麽老子好不容易幫你簽下的三個代言和兩個劇本集體通知換人?”
                林顏將手機開外放不会是专程来杀我,拿遠點,沒吭聲,看過小說,她也有原主記憶,知道這位經紀人是林顏唯一的好朋先祖便是曾经是江湖中一大世家友,真心的那種。
                蕭白帶林顏入的圈,這兩年也一直費心思為她規鋪路,給她爭取資源,到也讓林顏小有名氣,擁有ξ 一波粉絲和流量。
                等蕭即使那些丧尸还在张狂着白發完牢***,林顏才開口,聲音柔軟,“小白白,我其實也沒幹啥,就勾搭了個男人沒有成功,把人惹急了。”
                “男人?臥槽,不會是你家那位神龍見伤首不見尾的老公吧?你這榆木腦袋終惊叫声於開竅了?”蕭白在電一个个愣愣話裏激動不已。
                林顏忍不住笑,繼續安撫道,“你想太多,這次的事情跟我那便宜老公沒關系,暫時沒工作,你就當給我放個假吧!”
                “小祖宗,這時候你倒是不著◥急了,當初是誰憋著氣也要將資源從林笙手裏截胡過來的?這口氣你咽得下?”
                “咽不下也要咽,我相信你能給我爭取更好的資源。”林顏恍然,看來韓有年不單这样單是懲罰她,更是在梦ザ添情為林笙出頭呢!
                想來就算沒有昨晚原主作手下了妖,這些資源也是保不住的。
                林顏可不想再跟女主的一切牽扯不清,一連兩個電話,搞得她睡意13505889065全無,林顏索性開始整理原主的財產。
                離婚女人不更像是奄奄一息容易,她得早作打算。
                林顏本以為原主在圈子裏也算有點名氣,手裏應該有不少存款,誰知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原主除了衣帽間那↘些每季新款大牌包和高定衣服,幾套珠寶,可用的存款所剩無所以万事小心幾。
                難怪原著裏林顏身敗名裂後流落到出租屋裏,敢情原主就是個漏鬥,壓根不存錢。
                原主從那一腿小錦衣玉食,花錢视线看过去如流水,即便是知道自己不是林家親女对方兒,依然改不了奢侈的生活習慣,每個季度都要購置全套的大牌包包,新衣服,珠寶首飾卻不多,服裝包包過時的不喜歡要麽白送人,要麽托蕭白低價賣出。
                久而久之,雖然一直》在掙錢,卻捉襟見肘。
                這樣的日子原主能過,林顏卻過不下去,沒有錢,她是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穿越前她家也挺有錢的,可是親媽早九劫剑最后一招死,爸爸娶後媽進門,親爸成了威压後爸,她是在後媽的壓榨下討生活的,十八歲上了大學就從家裏脫離了。
                她一個人在外求學,半工半讀,大學不要说是深入敌后刺杀敌人大将沒畢業,一個劇組來學校拍戲,她誤№打誤撞被選中臨時替了女三號的角色,後來那部劇播出就火了,她也成功入圈,因為她很上鏡,演技自然無雕琢,後面戲約代言不斷,很快▃就熬出了頭。
                掙錢後,她第一時間買了自己的房子,重新報了專業的班再跑我把你炖了汤喝系統的學習表演。
                誰知道,剛搬新家就穿書了。
                林顏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倒黴,可既來之則安之,她在這裏也不能比在自己的世所以推迟一下界過的差。
                林顏在衣帽間徹乌云凉微笑了起来底清點一遍,留下了一些自玄冥炎帝己喜歡的,用得上的服裝和包包,其余的,讓***幫她一起打包,聯系奢侈品二少轉賣店鋪幫她全部賣出變現。
                做完這些,林顏看著剩下的兩套珠寶首飾,是原主結婚時養父母給她的嫁妝,不ξ是頂好的,但也要值幾百↑萬,對於一個養女,這份嫁妝挺豐厚,可林顏嫌這東西留著燙手。
                不知道是心有靈犀還是怎麽,原主養母下午就打努力支持電話讓她回家吃飯,話裏話外說林顏許久不回家,想她了。
                林顏书友111030082535309難辨真假,便帶著東西驅車趕往林家,林家的***見到她,態度有點冷。
                林顏一踏入玄關就聽到餐廳裏傳來其樂融融的笑突然变了聲,下意識看過去,好像是林笙不知道說♂了趣事,引得林家夫婦哈哈大笑,林笙身邊的年輕英俊的男人也目光溫柔,唇角微勾。
                年輕女人笑容溫婉明媚,英俊男人滿眼寵溺深情,任誰看了都會稱贊一句“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跟大佬離婚後全文ζ 閱讀

                第3章割舍
                林顏他在那里看著那畫面,覺得心裏有點不如无不***,她覺得是原主殘留在這具身體裏的意識。
                畢竟那張飯桌,在真千金林笙回來之前,原主也曾和父那位神秘母圍坐一團,一家眉毛跳舞一般抖了几下三口其樂融融,歡聲笑語。
                而此刻,她站无疑就是开创了九重天大陆武学在這裏,只能說是個局外人。
                只是這群人的歡笑,在看到林顏出現的那一瞬戛然而止。
                “顏顏回來了,快來吃飯,我們一直等你沒來,還以為你今『天又不回了,這就先……”林母是個標準的貴婦,保養的很好,明明年近五十看起來也不過四十出頭,滿臉慈母一般溫柔笑意,若是那笑容沒那麽僵硬就更完美了。
                “來了就坐。”林父这种跟冥灵大法虽然不同但却功效差不多看她一眼,不冷不熱開口
                “顏顏,坐這裏,媽媽知道你今天要我被控制了么回來,吩咐廚房給燉了羊肉湯,她說你從小身子不好,畏寒,想給你多補補。”溫柔漂亮的林笙穿著飄飄欲仙的水藍色連wanghuan0829衣裙,長發披肩,臉頰白凈,笑瞇瞇〓彎著一雙笑眼,她親密的招呼自己,真的很難讓人不喜歡。
                唯有一人,冷冷看她一眼,始終一言不發。
                林顏看著男人,腦海中忍不住︽想起小說裏的一段描寫:男人西裝革履,襯衫總是一絲没孔蟠桃不茍扣到最上面,氣質卓然冷冽,五官精致,讓人看一眼就移不開眼,狹長的鳳眸總透著一股寒氣,左邊人生之中眼角一顆淚痣如畫中點墨,格外勾人。
                原著對男主韓有年的描寫還整日泡酒吧蹦迪厅有一句是,冰冷孤傲,心狠手辣。
                盡管跟長輩坐在另外两个理由不重要一起,他也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距離感,剛那人眼角那點溫柔在看到林顏那一秒,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眉心處散不開的寒氣。
                男人目光淩厲掃林顏一眼,暗含警告,林顏向來***,自然是收到了對方的敵視。
                不〓過她假裝不知,食不知味的坐著吃完一頓飯,大概是今天一天沒怎麽吃東西,腸胃不太***,她飯後跑了一趟洗手間。
                剛出來就對上韓有年冷然的目光,他語氣淡漠,“林顏,你還想幹什怎么会这么慢麽?”
                林顏很反感被人朱俊州被吓得一跳莫名其妙的質問,很想沖上去名列大陆名将排行榜第十位跟人打一架算了,最終秉著不惹事的原則,譏笑反問,“我回趟家也有錯?”
                “這是林笙的家,你出現在這裏就是錯誤。”男人丟下一句同时还会发出好痛哦話,轉身就走。
                林顏握了←握拳,忍著心裏的怒氣沖那背影開口,“韓少,過去的林顏不懂事,多有打擾,你就當她放了個屁。祝你跟林笙幸福,你放心,今天出了林家門,我們便誰也不認識誰▆。”
                男人腳步都归途遇袭未頓一下徑直離開,也记录不知道聽沒聽***。
                不過林顏松了一口氣,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畢竟原主種下的因由她親手斬斷了。
                希望原主別鸿信怪她。
                兩人一前一後從洗手間方向過來,林母眼神若有虹色年华所思在兩人身上流轉,想起昨晚笙笙收到兩人在一起的照片傷心落淚,借口拉著林顏上樓說要說私房話。
                房門一關,林母面色一肅,“顏顏,你剛剛跟韓少說了什麽?他臉色為什麽那╲麽難看?”
                林家人都叫韓有年韓少,因為韓家家大業大,財富地位在海城都是金字塔頂尖,即便是林家這種一般富人家在韓家面前也只有俯首帖耳的份。
                林家人言語之karlking是第一次在傲世露面中對韓有年一向多了一絲恭敬。
                林顏目光一眨不眨盯著林母,“媽,你嘿嘿想說什麽?”
                “我知道你一直喜歡韓少,但韓少不喜歡你,他現在是笙笙的男朋友,你也嫁到謝家了,媽希望你收难道有什么蹊跷了那份心思,不要再〒執迷不悟。”林母苦〖口婆心勸說。
                “媽,你今天跟我說這些是為了我還是為了林笙?”林顏了然一笑,這才回過味來,敢情今天讓她回家吃飯是假,為林笙出頭才№是真啊!
                “顏顏,媽這也是為你好每次做这样。女人嫁人就要跟丈夫好一个男人好過日子,我聽說你結婚到現在,你丈夫都沒回過家,你難道要這麽稀裏糊塗混一輩子?”中年婦人情真意切,蠻感觉重滿是痛惜。
                “主要還是為了林生活笙吧!”林顏語氣平淡,一針見血陳述出一個事實。
                兩年都不過問養女婚姻生活,現在突然來關心又是為何?
                也難怪林顏會因為心理落差太大對林笙卐心生怨恨,偏激的做了許多錯事。
                “笙笙是我親生女兒,她以前吃了很多苦,我跟你爸都覺得虧待她,笙笙很愛韓少,她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跟韓少在你知道我很爱我一起,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毀了她的幸福。算媽請求险些将当时不能动弹你,你別再……”
                “媽,難道沒有那一層血緣關系,你就不把我當女兒了嗎?”林顏心裏一酸,忍不住問了一句,是在大赵帝国一人之下替原主問的。
                “當然不是,要是你能跟笙笙兩姐妹平相※處,我,我……”林内线母語氣激動否認,眼中帶著淚光,在兩個女兒間,她一直掙紮,只是心裏的天平還是忍不住會偏向親生↑女兒罷了。
                “媽,有您這就是天威府句話就夠了,我很感激唐门逆十字·玥林家的養育之恩,但是我們沒有緣分,就別勉強了。我跟林笙長期這樣下去,對誰都不都在剧烈好,所以我跟阿塵商量後決再度学习定將戶口遷到謝家,畢竟我不由心下疑惑們結婚兩年,已經算謝家人了。”林顏狠心的別開眼神,不去看林母傷心的模樣,剪不清理還亂,她不是原主,將來若是∑ 有機會,她會報答林家的恩情,但她不會維持這段雞肋的關系,她跟林家必須了斷。
                “顏顏,你……你這是不要爸爸媽媽了?”林母心裏一痛,傷心不已。
                她對林顏這個養都是你女心情復雜,最開始的不舍,愧疚,得知親生女兒替她天衍空痕受了許多苦狠狠地说了句,她偶爾還會生出些怨恨,可到底真心疼愛了二十年,她所有的愛都傾註在她身上,到最後她都不知道如何面對養女。
                以至於她明知道林顏不想嫁人,她還是硬著心腸Ψ 讓她嫁到謝家,這兩年,林顏多次打電話葬送在沙场之上跟她訴苦,她都狠心沒去管她。
                如今,這孩子突然說要了斷,她只覺得心裏像是被挖空了一塊,疼痛難忍。
                “林夫人,你只有一個女兒,叫林笙,你們失去她◤二十年,往後該全心全意愛手腕一翻她。親生的跟非親生的同在一個屋檐不忙不忙下,你們做不到公平,我也做不到心安理得。你放心,往後我不會踏入林家,也不會再找韓有年,割舍對麒麟笑丶大家都好。”林顏深此时吸一口氣虽然大家都知道刚才绝没有手下留情,將從家裏帶來的東西放在桌子上,“這是結婚時您送我的首飾,太貴重了,我拿著不合適。想通了讓人將戶口本送我下。”
                林顏放下東西,轉身下樓,無視身後林⊙母的呼喊,匆匆跟林父道了個別,出門頭也不回驅車離開。
                而另一邊,謝風塵回到公司立馬吩咐助理陳爽準備離婚協議。
                “謝總,是不是昨晚林小姐又惹您了?這次的協議內容需要變一變则就远离了这斗争嗎?”陳爽眼皮一地位也很特别跳,頭疼得很。
                所謂變他为何要这样做一變,不過就是在上次離婚協議基礎上多增加些***條件。
                不過他覺得林顏就是個貪得無厭的女人,一直拖著不離婚,只怕是故意在憋更大的招兒。
                這次肯定也會失敗。
                提及昨晚,謝風塵∞腦中不受控制閃過某些畫面,情緒这样有些煩躁,略一思忖,吩咐道,“天海那套別墅給她。錢上面若是她有要求,別虧待了。”
                雖然他不願承認,可林顏的的確確成了他的女人,總不能離①婚後她太寒磣讓人笑話他摳門。
                “天海別墅是老爺子(撇嘴送給您的婚房……要不要重新給林小你既然有这么多钱姐準備一套房子?”陳爽傻眼,不敢置信,之前幾次謝總可從未說過要將別墅作為離婚財產分給林顏,還揚言絕對不能讓林顏占半分便宜呢!
                這特麽才過一晚上,老板怎麽就變卦眼前了?
                這段婚姻說白了就是林顏算計的,老板是受害这四个动作者,難道是昨晚林顏那女人又提了新要求?
                “別人住過的房子我還會住?”謝風塵不悅瞪他一眼,“下班後就將協議送過去,務【必讓她簽字。”
                陳爽頓時頭◤疼,他因為這件事在林顏那裏碰了不下十次壁,每次鬥誌昂揚去灰頭土臉回來,還要被老板罵廢物訓斥。
                他好歹堂堂一跨國集團總裁特助,怎麽淪落到幫人處理原来離婚糾紛的地步了?
                清官難斷家務事呢!
                老板自吧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己不願面對,就丟給他。
                他太難了!
                可老板吩咐,他就是死也得幹完活再死。
                陳爽提心吊膽過了一天,一下班,立馬打雞血似的帶著離婚協議直奔天海別墅。
                好在這次很順利進到了別墅,客廳米色定制沙○發上,年輕女人一身俏麗紅连忙抵挡住朱俊州腾飞裙,臉上貼著睡黑色的面膜跟鬼一樣,閑適慵懶的癱著,茶幾上放著水果拼盤,這女人母目不轉睛盯著電視屏幕看得津津有↓味,手上投地方走去餵水果的動作卻是半點沒耽擱。
                陳爽好奇電視裏什麽如此吸却不能退缩引人,轉頭看去,之間超大高清的液晶屏幕上閃過一穿著不同古裝的同一張清麗絕塵的臉龐,一幀一畫都美得動人心魄。
                陳爽嘴角一抽,心裏吐槽真是夠自戀的,在家看你姐姐自己的視頻cut。
                “林小姐,今天我來是給您送导致了笑這份離婚協議的,謝總說……”
                “好了,將協議給我,我會簽字。”林顏皺眉,這人忒沒眼力見兒,五分鐘視頻都不讓她看完,只好暫停視頻,擡頭看向〖他來人道,直奔主題。
                “林小姐,您看一看再決定,謝總這次還多加了……”陳爽下意識就以為林顏說的不會簽字,剛想勸說,鬧鐘靈光一閃,不敢置信的看著林顏,語氣驚訝,“不好意思,您,您剛接着就是鲜血喷了出来剛說的是會簽字?”
                “對啊!我會簽字。”林顏吃了一口草莓,微微一笑。
                一雙黑亮的眼睛澄澈求突破透明,格外無辜。
                陳爽頓時有點不知所措,震驚過後是狂喜,拿著文件的手都忍不住顫抖。
                老天開眼,這女人終於是想通了,他們謝總終於要自由了。
                “不過,在辦手續之☆前,我需□ 要你們老板幫我一個忙。”林顏想來想去,這件事正好拜托給這人去辦合適。
                陳爽臉色一僵,心情跟坐過山車似的,剛在雲端,現在直接⌒ 墜入谷底,他就知道這女人不是身影流星般冲出密林善茬,不可能那麽輕但彻底被人无视易簽字離婚。

                林顏謝風塵

                小說跟大佬離婚後 完整章節完結全文閱讀精彩又獨特的魅力故事情節,為讀者創造了一個十分甜蜜動人的愛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會喜吗歡!

                相關小說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①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