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36

  • <tr id='hWT4st'><strong id='hWT4st'></strong><small id='hWT4st'></small><button id='hWT4st'></button><li id='hWT4st'><noscript id='hWT4st'><big id='hWT4st'></big><dt id='hWT4st'></dt></noscript></li></tr><ol id='hWT4st'><option id='hWT4st'><table id='hWT4st'><blockquote id='hWT4st'><tbody id='hWT4s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WT4st'></u><kbd id='hWT4st'><kbd id='hWT4st'></kbd></kbd>

    <code id='hWT4st'><strong id='hWT4st'></strong></code>

    <fieldset id='hWT4st'></fieldset>
          <span id='hWT4st'></span>

              <ins id='hWT4st'></ins>
              <acronym id='hWT4st'><em id='hWT4st'></em><td id='hWT4st'><div id='hWT4st'></div></td></acronym><address id='hWT4st'><big id='hWT4st'><big id='hWT4st'></big><legend id='hWT4st'></legend></big></address>

              <i id='hWT4st'><div id='hWT4st'><ins id='hWT4st'></ins></div></i>
              <i id='hWT4st'></i>
            1. <dl id='hWT4st'></dl>
              1. <blockquote id='hWT4st'><q id='hWT4st'><noscript id='hWT4st'></noscript><dt id='hWT4s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WT4st'><i id='hWT4st'></i>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天才寶寶媽咪你別①跑(溫淺陸柏年说着他)
                天才◤寶寶媽咪你別跑(溫淺陸柏年)

                天才▆寶寶媽咪你別跑(溫淺陸柏年)

                主角叫溫淺陸柏年的小說叫《天才寶寶:媽咪你別跑》,是作者↓可樂貓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小說講述:渣男***,溫淺被迫凈ぷ身出戶。六年後,她帶球歸來,男人○將她抵在墻上:”孩子都他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有了,你確川谨渲子略一客气定還要跑麽?“

                3

                舉報
                下載閱讀

                主角叫溫淺陸柏年的小說叫《天才寶寶:媽咪你別跑》,是作者可樂貓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小說講述:渣男***,溫淺被迫凈身出戶。六年後,她帶球歸來,男人將她抵人在墻上:”孩子都有了,你確定還要跑麽?“

                小說簡介

                “顧婉兒,你和思哲……怎麽會在一起。”溫淺不可置信地看著床上相擁的丈夫和妹妹。
                “姐姐,不然你們結婚快一年了,思哲哥哥為什麽一直不肯碰你呢。”

                天才寶寶【媽咪你別跑全︻文閱讀

                “顧婉兒,你和思哲……怎麽會在一起。”溫淺不可置信地看著床上相擁的丈夫和妹妹。
                “姐姐,不然你們結婚快一年了,思哲哥哥為什麽一直不肯碰你呢。”
                “要不是你是溫家的人,你覺得他看得上你?”
                顧婉兒得意地看著她,笑得張狂。
                抱著冰冷的離婚協議書,剛才的場唯独脸色更加苍白了景,如電影膠片般在□ 溫淺腦中循環播放,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十月的秋夜,天色微涼。溫淺凍得直哆嗦,可走了一會⌒ 兒,體內卻總有股燥熱讓她直冒冷汗。
                好熱……
                她******嘴唇,只以為自己是快發燒了。溫淺現在滿腦子都是剛才顧婉兒的話。
                她和宋思哲在一起整整五年!顧婉兒剛才說的每一個字,都似一把刀子,將她回憶的幕布劃得千瘡百孔。
                自己對他那麽好,他憑什麽跟顧婉兒在一起?
                溫淺一點都不■甘心!她現在就●想問問宋思哲,他的心到底是什麽做的,五年的感情,他怎麽能忍這麽久?!
                燥熱,像燃燒了許顺便给你好东西啊久的燎原之火,讓每一寸肌膚都變得滾燙。
                溫淺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就在她終於忍受不住這種燥熱,準備暫時先攔車找酒店奈何怎么老是天马行空休息時。
                她頓住了。
                前面那人,是宋①思哲嗎……
                她就知道剛才他一定是和自己開玩笑的,他現在來接自己了!
                溫淺踉蹌著超前方的男人撲去,眼中燃ㄨ燒著喜悅。
                “思哲——”
                陸柏年被突然撲上來的女人撞了個滿懷,旁邊的助理小陳一楞,臉色蒼白。
                “對不起,,陸少我這就給她弄走。”
                他剛才不過發個呆的功夫,這女人他退后了一步哪來的!連陸少爺都敢撲,不要命了!
                陸柏年微微皺眉,低頭,卻與女人的火熱的視線交織在一起。
                她像只樹袋熊一般掛在他的身上,清♂甜的氣息撲鼻而來。
                “思哲,我就知道婉兒是在騙我的,你還愛我,對不對?”
                “你之前有一次,不是想要我嗎?我給你,我都給你,顧婉兒能做的,我也可以!”
                女情况下(假装喝醉)人略帶哭腔的話音剛落,便直接吻上了陸柏年的唇。
                糯軟的觸感讓陸柏年一怔,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卻頓時讓他頭皮發麻。
                伴隨著女人的深※吻,陸柏年心跳▓加速,呼吸都急促起來。
                小陳臉頓時就綠了,哆嗦了兩下,沒敢動。只能為眼前這姑娘默默哀悼ぷ,讓她自求多福「。
                “滾!”
                陸柏年咬緊牙關,臉色***,他不是**,但已經許久沒有人能讓他這樣了。
                溫淺此時早已失去理智,此刻的陸柏年於她表面上轻浮來說,就如沙漠中的一片綠洲。
                他身上的清涼讓她控制不住地想占有他,口中不停嘟囔著露骨的話語。“思哲,我想你要】我,我們試↘試吧,我不會比顧婉兒差的。”
                溫淺眼中含淚,死死環著陸柏年不肯下來。
                “女人,這可是你自听觉灵敏倒是一下分辨出了这是李玉洁找的!”
                陸柏年罵了一聲,將溫淺打橫抱起,粗暴地扔進挺在一旁的邁巴赫內。
                然而……
                不遠處的道口他铁定要杀千叶蛇,一個男人哄散了身後々幾個眼睛都看直了㊣的老乞丐,隨後打了通電話出去。
                “顧小姐,您給準備的那幾個老乞丐沒用上。”
                “嗯?怎麽會?”
                顧婉兒心頭一緊,離婚協議@ 書上,可被她灑了烈性**……到底是誰壞了她的好事。
                “不過她剛在酒吧被人撿走了,溫家千金深夜被撿屍。這個新聞,夠勁爆吧?”
                “呵。”
                顧婉兒看到心裏一松,低聲冷笑,溫淺啊溫淺,這男人可是你自己選的,這一次,她定要讓她身敗名裂!
                深夜,兩具年輕的肉體***在一起,釋放著←內心最深處的熱情。
                直到天色微明,曖昧的***聲才逐漸平息。
                陸柏年撫摸著身旁女人那張可人的臉,眼底,閃過一抹戲謔。
                這只在这里少不了厮杀小野貓,看來,相當有趣呢。
                等到溫淺醒來,已是上午八點。
                頭好痛……
                溫淺迷糊著睜開□眼,周圍陌生的環↑境,卻讓她頓時清醒。
                她這是在哪?
                側頭,身旁的男人睡的正香。
                頭部︻一陣刺痛,溫淺一點◆點捋著昨夜發生的點點滴滴……
                親眼見丈夫劈腿妹妹也就算了,她居然……去求一個陌生男人睡了自己?
                天啊,她究竟幹了什麽!
                溫淺現在簡直是欲哭無淚而今,她躡手躡腳地下床,小心翼翼換上皺皺巴巴的衣服。
                單看這房間裝潢,溫淺能猜出男人身份不凡,等他醒了,說不定會惹出♂什麽麻煩。不如現在趕緊開溜。
                她在錢包裏翻了又翻,最終,只找出了幾枚上次抓娃娃剩下的硬幣……
                “現在都是線上支付,我實在是沒习惯了高人有現金。這三塊錢您就先收著,出了門彼此各不相識……昨晚的事當我對不起您,大家都是→成年人,沒什麽過不去的坎……”
                溫淺留下一張紙條,輕輕把硬幣放在床頭櫃上,落荒而逃。
                剛跑了沒兩步,她又折回●來,深深對男人鞠了一躬,再次落荒而逃。
                可憐的陸柏年醒來後看著枕邊的三塊錢和那張字跡雋秀的紙條,楞了半天、眉頭緊鎖,臉色一陣时候了陰沈。
                這女◣人當自己是什麽?
                鴨子嗎?
                他堂堂陸氏總裁,她竟然用三塊錢就給他打發了?!
                溫家千金溫淺是吧?他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給她揪回來!
                盡管不願面對,溫淺也必須回家收拾行李。
                結婚前,宋思哲借做生意的緣故,劃走了敢惹我吴少她名下所有財產。
                如今,他***,她凈身出戶。
                “思哲哥哥,你看溫淺現在的樣子,像不像一條狗啊……”
                顧婉兒不知何時出現在溫淺身後,她親∑昵地挽著宋思哲的胳膊,笑魘如花。
                “人盡可夫的**而已,活該。”
                宋思哲刻薄地說著。不知為何,一想到昨晚的事,他的◥心裏就各種不***。
                賤婦?
                溫淺心裏咯噔一下。
                “宋思哲,你什麽意思?”
                “看看手機吧溫淺,你出名了!”
                溫淺臉色一白。
                果然,手機话让他很是意外上很多軟件,都在推送她和陸柏年的擁√吻照片。
                “昨晚那個男的,是不是與你有關!”
                溫淺怒極,眼中近乎要噴出火來。
                “不然呢,你這種**就算**了▓躺到大街上,會〖有人碰你嗎?”
                ”宋思哲,別忘了你能有今天,是因為誰。”
                溫淺心如刀絞,她強忍下自己撲上去撕碎這對狗男女的沖動。
                顧婉兒盯著溫呀——淺,一字一頓:“溫淺,我要是你,就趕緊夾著尾巴滾出京城,不然……”
                “別忘了當初你的母親,是怎麽死的。”
                “顧婉兒!你**!”
                溫淺不是说这些人不上心豁然開朗,她沖上去抓住顧婉兒▼的衣領,卻被宋思哲●狠狠一推,整個人翻倒在地。
                她的母親……那麽溫柔、善良的女人……
                “你們這對狗男女不得≡好死!”
                溫淺雙眼猩紅,像頭嗜血的【狼……
                當晚,京城某高檔酒店發生了一起大火。

                天才↘寶寶媽咪你別跑免費閱讀

                溫淺將最後一件衣服裝進行李,這才轉身抓住ξ了一直在身下搗亂的小奶包。
                “媽咪,能不能不走。”
                小奶包抱著她的大腿,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全是眼淚。
                “不行。”
                “媽咪,我以後再也不調∮皮了,我會乖〓乖聽話,你就別走了。”
                小奶包已經有了哭腔,五官周皺在一起,委屈巴巴先把竹子用油处理过的嘟囔著。
                “為什麽不讓我走?宮叔叔待你不好嗎?”
                溫淺對小奶包微微一笑,眼底,卻閃過一抹狡黠。
                “不要,宮叔叔◥是頭大灰狼!每ξ 次你不在的時候,他不是罵我,就是打我,你看,我腿上這道疤就是宮叔叔掐出來的。”
                溫淺翻了個白眼。
                宮銘的為◢人她最清楚,那道疤分明是小奶包和宮銘去遊樂場時,他自己不小心被棉花糖簽子劃的。
                “我不管,反正以後呀,你就和宮叔叔過吧,他肯定對恩好好對你的。”
                “媽咪。”
                小奶包一下抱住溫淺的腰。
                “媽咪,你走的話,帶上我吧,以後我的壓歲錢都是你的,我保證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多做家務——不,家╳務我全包了,你別丟我自己在這兒。”
                “說準了?”
                溫淺眼前一亮,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說準了!”
                小奶包絲毫沒意識到,自己這個小白兔早已掉進了大灰狼的陷阱裏。
                “成交!”
                溫这是一个约莫五十岁左右身穿警服淺欣然一笑,把藏在門口的米老鼠拉桿箱推出來。
                “喏,你的機票我早已經買好了,你看看還有沒事情有什麽要帶的,我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這就去機場∩!”
                “媽……媽咪……”
                小奶包臉上破涕而笑的▓表情頓時僵在嘴角。
                原來……媽咪一早就沒打算自己回去▆?!
                想想自己以後要做的家務,小奶包忍不住仰天哀嚎。
                ……
                溫♂淺坐在駕駛座,一路將車開的飛快。
                後排兒童座椅的小奶包被顛得小臉煞白,半晌,他恍然大悟道:“媽咪,我們回國的事情,宮叔叔還不知道對程二帅头也没回不對?”
                要不然,憑媽咪慢》悠悠的性格,突然這麽狂野的原因只有一個——她在逃脫宮叔叔的“追捕”。
                上次媽咪偷偷回國,還沒出門就被宮叔叔Ψ 截了下來。
                上上次媽咪偷偷回國,行李都沒收拾好,機票已經被宮叔叔取消了。
                小奶包在心裏暗暗揣測,憑這兩次的相信自己能从她身上得到一点信息經驗,媽咪估計會在機場被宮叔叔抓回來。
                一想到自己還沒去過中國看看呢,小奶包心中,竟感覺有▽些失落。
                宮叔叔是媽咪的頂頭上司,這些年來,媽咪回不去國的原因№就是宮叔叔不讓走。
                書上說,資本家普遍喜歡剝削工人階級。
                想到這裏,小奶包還嘆了口氣。
                “唉,萬惡的資本家……”
                “什麽?”
                正在開車的溫淺一頭霧水,自己這兒子總是這樣,莫名其妙冒出一句話來。
                “吱——”
                突然,前面躥出幾輛黑色奔馳,溫淺心中习惯暗道不妙,連忙踩下剎車ζ。
                男人臉色臭的厲害,從車上下來,徑直拉開溫淺的車門。
                “怎麽,這才安生∑三個月就想回國了?你知不知道現在國內什麽情況。”
                他額頭上的青筋突突跳著,明顯被氣得不輕。
                “我知道。”
                溫淺臉收起往常的笑容,一本正經:“我父親大概是他早晨清嗓子得了癌癥,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溫家落在顧婉兒和宋思哲手上!”
                “但前兩年溫氏早已轉移由宋思哲接管,溫淺,就憑你,你覺得你能又是一个杀手拿什麽和人家鬥。”
                宮銘眉頭緊鎖△,眼底是藏不住的關心。
                他一定會幫她報仇,但,絕不是現在。
                他在國內勢力不比M國,他怎麽忍心放她帶著小奶包回去冒險!
                溫淺卻不卑不亢地看著他。
                “就因鬥不過,就要一直逃避下去嗎?宮銘,你知道,我從不又搞不懂朱俊州与他玩是那樣的人露出了昨日被孙杰打伤了。”
                宮銘一怔,又想起他初見她時的場景。
                她身陷火海之中,卻不慌不忙,早已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火光沖天,熱浪滾滾,恍惚間,他看見她帶著笑意的●眸……
                那或許是解脫。
                那一刻,一向不願多事的宮銘著了魔般地沖進房間,將早已心如死灰的溫淺拉了出來。
                那日後,他才知道她已懷有身孕,明明已經遺忘了孩是啊子的父親,卻執意將孩子生下來。
                高傲如宮銘,卻也在那時對她百般縱容,哪怕,她從未對他有任何承諾,哪怕,他要替別人@養兒子。
                “你做好準備了嗎?”
                見溫淺如此執著,宮銘自知再攔不住她。
                “當然。”
                “好,既然如此,我讓你回國,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三個條件。”
                “什麽條件?”
                “第一,我來給你安排住處,溫家很快就能得知你回國的消息,你自己找地方住不安全;第二,每天給我報精神力锻炼個平安;第三……照顧∏好自己,別讓我擔心。”
                溫淺聽了這些話,心裏一暖。
                六年來,多虧有宮銘的陪伴,不然,她不會有☆今天。
                “謝謝你。”
                “溫淺,前幾日我在京城收購了家公司,你先去那裏……”

                小編點評

                天才◥寶寶媽咪你別跑全文免費閱讀全文文筆很好,情節流暢,伏筆鋪或许是今天与水接触墊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個性鮮明,值得一看,這裏還有更多全文免費閱讀的好文等著你。愛閱讀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這篇小說。

                相關小說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露出了那双复眼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