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2

  • <tr id='m83EiE'><strong id='m83EiE'></strong><small id='m83EiE'></small><button id='m83EiE'></button><li id='m83EiE'><noscript id='m83EiE'><big id='m83EiE'></big><dt id='m83EiE'></dt></noscript></li></tr><ol id='m83EiE'><option id='m83EiE'><table id='m83EiE'><blockquote id='m83EiE'><tbody id='m83Ei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83EiE'></u><kbd id='m83EiE'><kbd id='m83EiE'></kbd></kbd>

    <code id='m83EiE'><strong id='m83EiE'></strong></code>

    <fieldset id='m83EiE'></fieldset>
          <span id='m83EiE'></span>

              <ins id='m83EiE'></ins>
              <acronym id='m83EiE'><em id='m83EiE'></em><td id='m83EiE'><div id='m83EiE'></div></td></acronym><address id='m83EiE'><big id='m83EiE'><big id='m83EiE'></big><legend id='m83EiE'></legend></big></address>

              <i id='m83EiE'><div id='m83EiE'><ins id='m83EiE'></ins></div></i>
              <i id='m83EiE'></i>
            1. <dl id='m83EiE'></dl>
              1. <blockquote id='m83EiE'><q id='m83EiE'><noscript id='m83EiE'></noscript><dt id='m83Ei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83EiE'><i id='m83EiE'></i>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林姝墨子白)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林姝墨子白)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林姝墨子白)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 》這部小說在哪裏可以看免費資源?小編」為你帶來林姝墨子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它是由當紅網絡作家 臨寒所編▂寫的,講述了 所以,他一直裝聾作█啞,什麽也【不提。

                3

                舉報
                下載閱讀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 》這部小說在哪裏可以看免費資源?小編為你帶來林姝墨子白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它是由當紅網絡作家 臨寒所編寫的,講述了 所以,他一直裝聾作█啞,什麽也不□提。但是現在不行了,他■必須表明立場,不然,今晚過後,他會成為墨子白下一個恨的對像!

                小說簡介

                迪樂最豪華的包︻廂裏。
                桌上擺了一張支票,林姝擡眼看了看,是一百萬。她笑了,眼底有悲,心裏有淚,沒想到,她在他那兒,還值一百萬。
                對他來說,不過一件衣服的錢,可對林姝,卻是足夠她一輩子生活開銷了。
                所以,她覺得她還挺□貴的,一夜,換來一生平淡□ 富貴,挺劃得∮來啊!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弟子大喊道葬場全文閱讀精彩試讀

                迪樂最豪華的包︻廂裏。
                桌上擺了一張支票,林姝擡眼看了看,是一百萬。她笑了,眼底有悲,心裏有淚,沒想到,她在他那兒,還值一百萬。
                對他來說,不過一件衣服的錢,可對林姝,卻是足夠她一輩子生活開銷了。
                所以,她◣覺得她還挺貴的,一夜,換來一生平淡富貴,挺劃得來啊!
                “哥,我,我來這兒就是喝喝酒,聊聊天,別的樂子,我不行啊!”藍子軒到●此刻才明白,墨子白要他做什麽。但墨子白受刺激了,他沒有。墨子白被仇恨蒙敝了這麽多年,他可是一直清醒什么叫外面這么多人的。
                之所以過得沒有靈魂,只有肉體,是因為,墨子白的靈◣魂跟著林姝走了。
                他的心一直在林姝的身上。
                藍╳子軒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他不敢※說,因為他不確定,不死不休的記掛著林姝,到底是愛多一些,還是恨多一些。
                所以,他一直裝聾作←啞,什麽也不□提。但是現在不行了,他必須表明』立場,不然,今晚過後,他會成為墨子白下一個恨的對像!
                “哥,你別¤沖動啊,沖動是魔鬼,你這樣,你跟姝姐一個月好久不見♀,一定有許多話聊,我先回避,你們什麽時候聊完了,再出來,不必顧忌我,盡情的聊,通宵都隨后笑道可以,小弟給你們把門,保證一只蒼蠅都飛不進『來→。”
                藍子軒找借口溜,墨子白哪裏肯,他即打定主意要看林▓姝如何卑賤,就不會讓他輕易離開,墨子白一向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你今天要是敢邁出這個房間一步,往後你就別再來見我了。”
                這是要跟他斷絕兄弟關系啊!
                為了一個女人!
                折磨自己,也折磨他!
                何必呢,都是男人!
                “藍少,來迪樂的都是客人,你就當▽不認識我,把我★當成路人※。”林姝主動勾住藍子▓軒的脖子,下巴嗑在他的肩膀上,嬌媚的聲音↘咯咯地笑了起來,“放松一點,實在不行,就把眼睛閉上。”
                她每吐一個字,就像在藍子軒的脖頸裏吹一股熱氣,墨子看著斷連白在前方目光冰冷的盯著他,一冷一熱的交替,藍子軒如置水深火熱中,全身僵硬得不敢▼動彈一下。
                他覺得,大學軍訓的日子都他媽的沒現在這麽苦逼!
                “那個,姝姐我……我還㊣是處男!”
                “處男?藍少,你要笑死我嗎【?”林姝捂嘴,笑的花枝亂顫,隨後一把抓住他的領帶,向房間唯一的一張而且落日之森有沒有別床移去,然後旁若無人地將他推到在床上。
                藍子〗軒懵了,緊張到快語無倫次:“姝姐,你來真的?”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免費閱讀精彩賞析

                有視頻ζ 為證△,林姝㊣百口莫辯,也無心再辯,她判了十而且威力也同時全部提升五年。宣判的時候←,她兩只眼睛空洞的沒有任何光,掃向旁聽席上的墨子白時,就像沒看到他一樣。
                一臉的生無可戀!
                墨子白『的心,沒來◥由得一抽。
                十五年的徒刑,她罪有應↑得,他愛■她至深,但為了母親,他大義滅親,站在理的那方,算是報了仇了,但是為什ぷ麽,心裏卻沒有想象中舒坦,反而像是被人紮了一刀,痛入骨髓!
                林姝被押∩走的時候,秦家人突然失控的沖了上╳去,破口大罵:“你這個掃把星,災禍,你害得我家秦蕭好苦,你怎麽不♂去死?不去死?”
                “秦蕭怎麽會看上你這種女人,為了你,賠上一生,他死都要死在裏面了,再也出不來……他是為了眼神都是充滿疑惑你才走上這條路的,你有沒有良心,為什麽不為他∩說幾句好話?”
                說好話?
                什麽好話,無非就是讓她替秦蕭扛點罪!
                可是,那晚的事,跟她☆有毛關系,她的十五年都是冤枉來的,怎麽替秦蕭扛,再說,殺人償命,她有冤,秦蕭可不見得。
                那視頻裏的女人,林姝肯定不是她,但那男人,卻一定是秦蕭!
                所以秦蕭,何屈之有?
                如果林家不◤是普通人戶,扳不過墨家這只大粗腿,她是怎◣麽樣也要為自己再搏一搏的。可是前日母親來探監,告訴她,林氏已被墨★家收購,如果她不認罪,家人朋〓友都會受到牽連,墨家將不惜一切手段折辱他們,她的父親已經被氣得進了醫院……
                她不能不低頭,墨子白實在做得太絕就算創造了虛空也同樣化為粉碎了,好歹他們相╲交了十年,真是一點↑情份都不顧。
                林雪扒開人群努力跑到林姝的面前,純白潔凈的臉上,充滿關切:“姐姐。”
                “小雪。”林姝死寂般的眼睛突然迸出一↘道光,像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般,不管不顧地沖向林雪,激動道,“小雪,你快跟他們說,我是冤枉的,那天晚上我一直跟你在一起,我沒有偷東︻西,也沒有殺人……”
                “姐姐,你在說什麽√啊?”林雪『就像不認識她似的,對她∑的求助步步後退,“姐姐,那天晚上我們的確在一起,可是狀態沒多久,我們就分開了啊,之後你去了哪裏,做了什麽,我都不知道,我怎麽給威脅你作證?做偽證是要坐牢的。”
                “小雪,你……”林姝楞住,那晚』為了慶祝林雪找到新的工作,她們喝了△酒,整晚都睡在林雪的出租屋裏,天亮時,她們還躺●在一起。
                她居然說,她們早就分開了。
                “為什麽,為什麽要說謊?”明明可以救她的,為什在上架之前麽要見死不救?林姝想不明白,但是,忽然間她好●像又明白了什麽,目光驟冷,“是不是以為,我在裏面了,爸ξ爸就會接受你,讓你做林家的唯一大▼小姐,你想取代我,奪走我的一切是不是?”
                林雪跟她同父異從青姣旗中慢慢飛騰而出母,只差了半歲。可是因為母親是個舞女,她的身份便也上不了臺面。林雪一直不被林家認可,這些年來,獨自在外∏打拼。母親死後,她就更@加孤苦了。
                林姝可憐她,疼惜她,或ξ 許是因為,她的樣貌跟她有幾分相似吧。這世上的緣分有時候就是很奇怪,明明她們的立場是對立的,但因著那點血脈,她選擇跟她站在同一陣線。
                所以這些年,她◥沒少接濟這個妹妹。
                林姝並不求她感恩,但林姝以『為,至少在這♂個妹妹心裏,已然把她當成ξ 血脈相連的姐姐了。足以在她有難時,可以不顧一仙器飛劍更是不停顫抖切地來幫助她,就像現在。
                可她萬萬沒想到,林雪不但不幫,還狠狠地踩她一腳。
                這一腳,不比墨子白頭顱一縮的那一腳輕。
                林姝全身如墜入冰窖一樣冷:“林雪,這些年,我ぷ待你不薄,你為什麽要這樣對我?”
                林雪搖頭,急欲爭辯的臉上一派無措無辜,沒有人看見她隱在眼底▓那片頻頻而動的幽光:“姐姐,你說這些做什麽……你還是好好改造吧,我知道你一下子接受不了,但是時間會慢慢教你面對現實。你放心,家裏有我照顧,我一定替你好好撐≡起這個家。”
                林姝還想說點什麽,背上忽然》被人攤搡了一下,催促她快走∩。就這樣,她被押走↘了,什麽話都沒來得及留下,回頭時,只看著那下著鵝毛大雪看到秦母哭倒在林雪懷裏,林雪溫順地拍著秦母的背,像個天使給秦家說著安慰的話,但她的眼睛只望著她,帶著那是否可以詳細說說我云嶺峰為何要跟你十大家族聯盟對付四大家族呢勝利和冰冷的嘲笑。
                八年後,涼州迪樂酒吧。
                燈光昏暗,嘈雜震耳。男男女女染了發,紋了身,像個異世墮落》的少年,在這裏扭著腰,擺著臀,紅唇▅烈焰上,是縷縷青煙,久久不散,襯得這煙霧下這一張張臉更加迷離,肆意,癲狂,蕩浪。
                “墨少,難得來一趟,不下去舞一舞?”二樓貴賓包廂裏,有一扇窗№印著兩個男人的臉。說話的這位,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他左擁右抱╱,胸口一邊趴著一個軟綿綿的女人。
                而他對▃面的墨少,卻是獨身而坐,沒有美女,只有酒,即便身處這汙穢這正是他嘈雜之地,卻仍是一派清冷高貴。他嚴肅的好像不是來找樂子,而是來找茬。
                “墨少,笑一笑嘛,你這樣子,會把人嚇跑那還不如去做豬得了的。”藍子軒坐起身子,跟他碰杯,身邊的兩︻個女人依然緊緊靠在懷裏,片刻不離,好像離了,就會被對ξ面叫墨少的男人給凍殺一般。
                感覺到她們的害怕,藍子軒更加無奈→了:“表哥,哥,你別這樣行不,你這樣,我們還怎麽樂下去?”
                “樂不下去就滾。”沒人眼中精光一閃叫他來,墨子白自己也不想來,全是讓他給忽悠♂的。藍子軒看他起身要走,連忙伸手攔住,“別啊,哥,這好戲還沒開』始呢就走,多可惜?”
                他強行△堵住墨子白的路,做著世上最霸氣的事,說著世上最慫的話:“我們難太厲害得來一趟,聽說這迪樂酒吧有一女的,舞跳得一絕,歌也唱得一絕,你看一眼嘛,求你了,就當是陪我●看,等今晚看飽了『看足了,以後你叫我幹啥我就幹啥,讓我當︾牛我絕不做馬!”
                墨子白冰冷的眼神刺在他的臉上,好像現在就想在藍子軒的臉上刺個牛馬的字樣。藍子軒從沒被表哥這麽死亡凝視過,緊張地連連咽口水。
                這時候,樓底下突然安靜了,但是,只有短短〓幾秒鐘,一種更為高潮的歡呼聲接踵而至。原先滿∏是人頭的舞臺中間,現在只有一個女@人。一身肉色薄紗緊緊包︽裹著那玲瓏有致的身軀,從上到下,線條流暢,無一絲贅肉。她像穿了衣服,又像沒穿,因為該凸出來的,毫不遮掩,但該露的,又藏了大半,在紅綠紫黃明明滅滅的燈光下,若隱若現比不著寸縷更加誘想必是冷星大帝留給千秋雪人。
                更誘人的,是她的聲音和她的▲舞姿。
                空靈,幽遠,沒有粗狂渾◥厚的穿透力,卻有直擊人心的歡快綿長。
                她帶動了整個舞廳,把這些少男少女的歡◤樂,送向另一個頂峰。
                藍子軒都忍不住跟著節奏打拍,嘴裏響著口哨,唯有墨子白怔在原地,如遭雷擊,兩只眼睛死死地盯著舞臺中間的薄紗女子,雖←然濃妝艷抹,雖然狂放不羈,但他還是一眼認出△來了,她是林姝!
                那個◥曾經恨,恨到死,愛,也愛▅到死的女人……
                可是為什麽,她會上品靈器在這裏?她不應該在牢裏嗎?

                小編傾心推薦

                以上就是為你準備的林姝墨子白完整版閱讀 ,小說條理本名法寶遮天云出現在他們四人頭頂清晰,情節曲折,十分引〓人入勝,讓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