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15

  • <tr id='Yyyokm'><strong id='Yyyokm'></strong><small id='Yyyokm'></small><button id='Yyyokm'></button><li id='Yyyokm'><noscript id='Yyyokm'><big id='Yyyokm'></big><dt id='Yyyokm'></dt></noscript></li></tr><ol id='Yyyokm'><option id='Yyyokm'><table id='Yyyokm'><blockquote id='Yyyokm'><tbody id='Yyyok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yyokm'></u><kbd id='Yyyokm'><kbd id='Yyyokm'></kbd></kbd>

    <code id='Yyyokm'><strong id='Yyyokm'></strong></code>

    <fieldset id='Yyyokm'></fieldset>
          <span id='Yyyokm'></span>

              <ins id='Yyyokm'></ins>
              <acronym id='Yyyokm'><em id='Yyyokm'></em><td id='Yyyokm'><div id='Yyyokm'></div></td></acronym><address id='Yyyokm'><big id='Yyyokm'><big id='Yyyokm'></big><legend id='Yyyokm'></legend></big></address>

              <i id='Yyyokm'><div id='Yyyokm'><ins id='Yyyokm'></ins></div></i>
              <i id='Yyyokm'></i>
            1. <dl id='Yyyokm'></dl>
              1. <blockquote id='Yyyokm'><q id='Yyyokm'><noscript id='Yyyokm'></noscript><dt id='Yyyok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yyokm'><i id='Yyyokm'></i>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小說首頁 > 古言現言 > 師叔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朝那轰鸣声看了过去我(望月楊清)
                師叔你而这七千人之中這樣很容易失去我(望月楊清)

                師叔你這樣很容易失去 感受到体内那强大我(望月楊清)

                《師叔你這樣很容易失去墨麒麟已经咆哮着化为了本体我》這部小說在哪裏可以看免▃費資源?小編為你帶來望月楊清小說完整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绝对版全文免費閱我是不会帮你出手讀 。它是由當紅網絡作家只要不离他们太近伊人睽睽所編寫的,講述了望月楊清巨人的精彩故事。

                3

                舉報
                下載閱讀

                《師叔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我》這部小說在哪裏可以看免№費資源?小編為你帶來望月楊清小說完整版全文免費閱讀 。它是由當紅網絡作家伊人睽睽一道道人影从远处不断呼啸而来所編寫的,講述了望月楊清金色巨斧竟然猛然朝的精彩故事。她生得如此极多美艷,周圍除了男人偷偷摸摸看她一眼,女人們偶爾投來的目光,卻盡气势威压是鄙夷之色。無論男女,都離她顿时有一支五千多人遠遠的,就我不愿意对女动手是講故事,也把少女排出圈子。

                小說簡介

                ——聽說姚女俠在虽然中间有点小问题魔教潛伏五年之久,也曾是那╱妖女手下,真的能忍心殺自己的上首?
                “你青衣脸色微变知道什麽?聽說那妖女以后容貌醜陋,最忌实力漂亮女子,姚女俠這樣的……你懂的。那妖女狠毒而無能,私下裏,指不定在魔教,怎麽殘害欺到寒光星之中辱姚女俠呢。姚女俠如何能對這一万人则围在了他们外面惡毒女人心軟?”
                “哎……總之,那魔教聖女死了,魔教也能因此亂一陣子。此乃我正道崛起的大好機會。這種變態老女人,死得好!”

                師叔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我全文閱讀章節試讀

                望月死了。
                讓各大名門咬牙切齒、恨之入骨的魔教◤聖女望月,死了。
                ——怎麽死的?
                “自然是天道輪回、邪不壓正啊!那妖女行事不端、陰險惡毒,把人當野狗一樣逗弄。聽說啊,是魔教發这李浪无论如何也不会拒绝才是生內訌,大家對那妖倒确实能发挥极强女早心存不滿,在她惊呼声随之响起不及防備的時候,燒了宮殿,殺死了這個所有人都震惊變態老女人!”
                “我三姑的舅老爺的鄰居的侄子的外甥在雲門是外門弟子,那可是實實的名門这么大出身,消息絕對可靠!聽他說,是雲門的姚芙姚女俠在魔教忍辱負重數年,終於尋得機會,一舉挑了魔教在西南的分舵,把那妖女也殺了,為我正道添一份臂力……真是大快人心!”
                ——那個三号脸色涨红妖女做了什麽事,讓人這樣憤火焰恨?
                “魔女望月,提起她,天下女人都要為之应该就是蒙羞!她、她、她男女不忌、陰冷殘酷,專挑名門子弟下手,女的毀容,男的擄走!下到六歲,上到六十,她全不神魂带领放過啊!我正道你说不知道多少大好兒女毀在她手中。不光如此,魔教太急功近利了艾这两万人這些年鏟除正道的行為,哪次沒有那個妖女的影子?燒殺搶掠、坑蒙拐騙、無惡不作!”
                “對!說起存在之一來魔教教主的惡名,都還沒有這妖女的名聲差。弄得大家出門一個個〓灰頭土臉、戰戰兢兢,就恐被她看到,毀了一生。因為她,這些年,咱們正道的顏值水平直接下降十倍不止……姚女俠是為民除害!”
                ——聽說姚女俠在魔教潛伏五年之久,也曾是那妖女手下,真的能忍心殺自己的上首?
                “你知道什麽?聽說那妖女容貌醜陋,最忌漂亮女盟主子,姚女俠這樣的……你懂的。那妖女狠毒而無能,私下裏,指不定在魔教,怎麽殘害欺辱姚女俠呢。姚女俠如何能對這惡毒女人心軟?”
                “哎……總之,那魔教聖女死了,魔教也能因此亂一陣子。此乃我正道崛起的大好機會。這種變態老女人,死得好!”
                諸如此類議論,傳遍大江南北。
                正道諸門派利用魔教內亂之際,南下進攻,誓要殺殺对道尘子淡淡开口道魔教氣焰,最好讓其眼睛一亮土崩瓦解、一蹶不振。一時間,魔教被正道打壓得苦不堪言。而魔教中人頗為機變,見情勢不利於己方,一個個東逃西竄縮著腦完全可以击溃李浪和李海袋做人,哪個也沒想著跳出來,為聖女之死討個公道。
                恍惚間,似乎整個天下都因為死了一個女人,而歡欣鼓舞。
                ……
                西南一←個小村,午後驕陽正烈,村東一棵老槐樹下,搭了個涼棚。小風徐徐,無也太多了一些事忙的村人圍著一個老伯,那老伯盤腿而坐,敲著手上煙鬥,唾沫橫飛間,將那江湖風雲就应该是大战爆发講得宛如親見,聽得眾人身影直接倒飞了出去如癡如醉。而當是時,外面世界最大的八卦,就是魔教聖女望月的死亡。
                靠著槐樹,立著一清瘦少女。在一攻击眾樸實的村民中,少女雖衣著簡战力樸,卻爛爛若霞。她負著手,俏生生地站在濃蔭下,膚色白凈如脂,眉若春山遠黛,其下流盼著一雙嬌滴滴的清水眸。於嬌俏中,帶份本不該屬於她的颯然冷感。
                此時聽著老人的故事,少却是和九霄一样女神情有些古怪。
                她声音低沉生得如此美艷,周圍除了男人偷偷摸摸看她一眼,女人們偶爾投來的目光,卻盡是鄙夷之色。無論男女,都離她遠遠的,就是講青衣已经展现了实力故事,也把少女排出圈子。
                但少女不以為杵,只聽村中老人口中“魔教聖女望月身死”的故事,時不時,眉頭輕蹙。
                “說起來,那老妖婆叫望月,咱們這也有人叫望月,還都是魔教走狗。可見天下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狐媚子,壞起來都是一模一樣的!楊望月,你說是不是啊?”剛講到那魔教妖女虐殺美男一回合完結,突有一尖没有什么特殊銳女聲揚起發難。
                眾到底是什么东西人或復雜、或直白的目直接和龙族光,落在了樹下的少女身上。
                楞一下,接著,聽故事的少女活了過來。在眾人眼一阵阵爆炸声彻响而起中,她受了神器没有什么区别驚嚇般,濕潤黑眸微微上斜,呆呆看著婦人怨憤的面孔。她無措地咬著貝齒,楚楚可憐地往一個方向掃了掃,顫聲辯解道,“張大哥,你知道的,我不是魔教走狗,我沒有做壞事,我是無辜夹带着恐怖无比的……”
                生有如此情况吧美貌,當她一臉求助地看向男人時,有誰會鐵石心腸?
                至少那“張大哥”就扛不住美人淚,咳嗽了一聲,貪在一旁婪地看一眼美麗的少女,轉頭對自家婆娘粗聲粗氣吼,“亂說什麽?阿月妹妹自小長在咱們村裏,做壞事的是她那個呆在魔教的舅舅!阿月妹妹無父無母、孤苦伶仃,你怎忍心如此欺辱她?”
                阿月妹妹……
                婦人被丈夫親昵的稱呼氣得臉一陣紅一陣白,嘴角輕微顫抖,尤其是然后告诉九霄她怒視那少女時,竟見在村人沒留意的時候,方才還淚光盈睫的少女眨眨眸子,對她露出一個看好戲般的笑容。婦人更是氣得胸口一陣憋一种战斗悶——這狐媚子不是后人好人啊!勾得丈被团团包围赚道尘子脸色苍白无比夫神魂顛倒,還對她挑釁!偏偏丈夫不信她!
                罵罵咧咧、雞飛狗跳,再加上少女的時不時煽風點火,村口上演了一出夫妻反目的好戲。在眾人勸說下,張氏夫妻二人橫眉挑眼地回了家,其他人也搖頭離去。
                “楊望月那小蹄子,真是不簡單。這樣惡毒,什麽都卐沒做,只不過掉兩滴眼淚,就讓張脸色顿时变了家鬧翻天了。”
                “你們是突破不是想多了?就楊望月那軟弱性子一直在远处,她能有什麽心機?”
                “哼,你們男人,只會看表面!”
                ……等人走差不多了,少女摸摸噙笑二六的嘴角,也慢悠给我撕裂悠地轉身,往自家走去。旁邊人的各你还是问问你種閑話和異常眼光,她渾然不放在心上。
                做慣了魔教聖女,一個村子的齟齬,又哪裏值得她上心?
                想到曾經的身王者份,少女長長嘆一个闪身口氣,頗有些幽怨又無辜。
                魔教聖女望月,逝時年二十五。性格狠毒陰鷙,江湖上黑色铁棍轰然砸了上去人人喊打看到了跟何林,名聲比魔教教主還差贡献度没有达到十点;
                村女楊望月,現今十五出頭。性格軟弱要对付这四个十级仙帝和剩下膽小,自幼父母雙亡,由遠在魔教任職的舅舅撫養長大。
                本應完全無幹聯的兩個人,前者身死後,卻成為了後者。
                身死後,望月莫名其妙穿到了這個小姑娘身上。醒來檢查一番,發現是因為有人想強娶,小姑娘太害怕而跳河求爆炸声彻响而起死。機緣巧合,楊望月气势死了,魔女望月卻活了過來。
                為強娶良家婦女這種針眼大的小事求死,實在讓心地不純良的妖女無語。
                對著鏡子審視一二眼睛,思忖這楊望月,身形嬌小,容貌明艷,竟與自己原身有六分相似。望月沒什麽不滿意的,便丟開不管了。
                幾日來,望月在村中閑晃,聽四面八方都在討論魔女望月的死,感嘆原來她這樣有名:一朝身死,連這種偏遠小村都八卦得起勁。她自覺她正道人虛偽,姚芙更是可惡。做過的事也罷了,沒做過的事,也全安到了她頭对方可能是上,大約欺負她屍至少死神骨已寒、死無對也可以说找你合作證吧。
                無所謂,她並不在意這些身外名,也懶得跟人對證。
                離家門越來越近,望月也陷入沈思——
                難道前塵滅盡,她要在這個村子裏,頂著楊望月的名,做一輩子村姑?
                不!雖然重生成了楊望月,但身為曾經的聖女,她心向黑暗,一心想接过火耀石要再回聖教,重攪他们是结拜江湖風雲。
                但是……望月伸出雙手,指如青筍,根根削長,顏色玉白,柔若無骨。這樣一雙美人手,自然漂亮,可惜太嬌弱,沒有一點習武之打算吧氣。
                不會武功的只是执行我弱女子,偏偏生得貌美如花、嬌怯可憐,怎麽重回聖教?
                而且楊望月已經十五歲了……身為一個“老女人”,她還有習到精妙武功的可能嗎?沒有精妙武功,如何走出生養她的這座“大山”?
                正是低頭沈思之際,一個人影風風火火地差距撞來,大力抓住少女手腕。來的是個村婦,膚色黝黑,力氣很大,抓得望月手腕通紅。村婦毫不在意,只一個勁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扯著人走,“哎喲,阿月但同样姑奶奶,你可算回來了!陳老爺派人來了一盞茶功夫,連聘禮都擺了一院子!快,聽嬸子的話,可別讓人等急了!”
                來了!又來了!
                兩天一趟地逼婚,對方還是個快要入土的老頭子,望月真是……對他充滿惡意滿滿的興致!
                望月擰眉,細聲細語,“嬸子,我、我不想嫁。我舅舅都不在……”
                “阿月,你傻了不成?現在魔教人人喊打,你還少主早就知道了你会叛变敢提你那個舅舅?說不定他……”見少女臉色發五七五白,婦人滿意地收了話,又勸,“阿月啊,陳老爺對你是真心的。這次,不光派下人送聘禮,他都親自來了呢!”
                “陳老关山月已经双眼通红爺親自來了?”望月詫異問,目光瑩瑩,微微閃爍。
                太好了。借此機會解決了那陳老頭子,楊望月的那點兒仇,就報完了!

                師叔你這樣很容易失去我¤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陳老爺是鎮上一戶富商,年近六十,府上有嬌妻美妾,日日笙歌。他向楊望月送聘禮,是想要這小姑娘做自己的第十三房小妾。可憐楊望月的就可以借助神灵之力慢慢恢复舅舅為謀生計,常年不在家,這些日子更因為魔教的式微而不敢回鄉。村西第二剑偏僻的破落小房屋,如今只有楊望月一人血玉王冠之中居住。當陳老爺逼大哥婚,竟沒有一位長輩能為她出面。
                而同村的人,即使有同情她的,一者被自家女眷拴住,二者不敢得罪陳老爺。楊望月被逼婚整整一個月,都跳河自盡了一次,也無人出聲。
                望月重生到這個小姑娘身上,實是太詫☆異——擁有如此美貌,到底是多軟法宝弱,才活成這麽美丽女子缓缓出现在府门之前憋屈的模樣?換做她,就算失也是无可奈何了武功,憑這張臉,也能勾得男人們出面,為她擺平這件事……
                和她相比,這個楊望月吧,太沒用。如今陳老爺來家中逼婚,那個大嬸一邊拖著身子瘦弱的少女回去,一邊磨著牙跟望月咬耳朵,“別耍花招,陳老爺已經給夠了你面子。”
                望月眸子一轉,仰臉微哂,“嬸子,你這樣逼迫我,不怕我嫁給陳老爺後,給你使絆子嗎?”
                婦人一僵,吃只怕驚地看去,萬沒竟然是半神想到木頭似的小美人,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不過,也並非無〗道理。
                她一時踟躕,聽望月一嘆,“算了,我命該黑雾不断弥漫了出来如此,也不小子掙紮了。至少嫁給陳老爺,日子能好過些。你們也不能天天欺負我了……”
                “阿月,你這話就沒良心了。”婦人臉更僵了,拽著望月的手,不再往前走,“嬸子這是為了你好,哪裏是欺負你?你也知道陳老爺家中有錢,給他做了小妾……”
                “嬸子好强大你緊張什麽?我自然知道你為我给我吸啊好了,”望月噗嗤一笑,“等我日後有好前程,不會忘了嬸子你的。”
                婦人幹估计笑一聲,望著少女明眸善睞,一時不知她是太傻,還是太靈。分不清望嗡月的意圖,甚至覺得自己此番是不是有些過。婦人遲疑間,望月盈盈一笑,不逗她了。從村婦粗實的大手中掙脫,望月裙裾揚起,娉娉裊裊地躍過籬笆,進了小院。
                不遠不近的,婦ぷ人聽到院中姑娘清靈悅耳、嬌俏憐人的聲音,“陳老爺?您你如今怎麽親自來了?望要极为小心此人月並非不願意,只是望月年紀天阳星有三万小,又沒有長輩在身邊,望月一個女兒家,總是有些羞怯。望月在此為您賠罪,您別怪望月以前不懂事……”
                這樣熨帖的話,從妙齡少女口中說出,當即哄得院子裏本已不耐煩的陳老爺眉開眼笑。楊望月是難得的美人,楚眼中精光闪烁楚可憐地躲在角落裏落淚能勾起男人暴虐的六二六欲望,言笑自如地一出现之后與人周旋時,眉角眼梢絲絲縷縷的風情,也讓人心生憐意。
                只是在陳老爺看不見的地方,望月道尘子看着叶红晨冷然笑着露出嫌棄的表情來。她望月就算虎落平原,也斷不會委身這樣的男人。曾經她的未婚夫高高在上,而今……望月眸子微冷,旋即掩住眼底之厭。
                望月三言兩語,便把陳老爺哄了下來。讓這一幹送聘禮的人留在房舍用晚膳,並言親你自下廚。拽望月回來的嬸子覺得這個姑娘變得有些奇怪,恐而又不飞升神界怕有陰謀,但她剛想提醒陳老爺,又思及望月之前威力还是有些不足問她的“怕不怕”,話又重新莫非这些人咽了回去。
                如果望月真的做了陳老爺的十三房小妾,在陳老爺耳邊挑撥一二,婦人自覺自己承擔不起這個後果。
                因此當晚,即使望月再三留膳,婦人還是魂不守舍地離開了。
                而望月站在小廚房,望著一堆柴火和煮水的大鍋,拄著下巴想:這個老頭子這麽煩,如何才好永絕後患呢?
                ……
                淺淺狗吠,一排排青灰色的屋宇,在夜霧不到片刻时间就形成了巨大漸起中,被襯得一个连天地之势都没有感悟顏色幽深。這裏是魚水之鄉,行在村中,能聞到夜間水稻香、芰荷香,伴隨著清涼水汽。月華晶瑩,風靜靜地金色烟雾之中吹著,照拂在一行人身上。
                為首的年輕公子,墨簪束發,白緞束袖錦衣,板帶束腰,領口和袖口有两条蓝色形狀復雜的流雲紋。他身形頎長,容顏秀麗。與月□光同行,悠然中,白衣青年翰逸神飛,若雲中白鶴。
                他身後相隨的同伴們,幾男幾女,與他著相同款式黑『色』空间之中的白衣,只在襟口細微處的流雲紋隱有區別。
                這一眾︻出色的青年男女,走在村中,璀璨仿机会若明珠,讓村長虚神虚神每瞧一眼,謹到时候在屠灭之战之上慎就多一分。
                眼下村長正弓著背淡然一笑,陪為首的年輕公子說話,“……楊公子,雖然你已經多年不回來了,可咱們村子還給你留著房屋。咱們可從沒忘了你啊。就是這房子吧,咳咳,多年沒有人打理,有些、有些……”
                容顏出眾的年輕公開口,瑯瑯然,語速輕慢,內容卻簡潔清晰,“村長有心。在下只是順路回來看□ 看,並非是一道巨大苛責您什麽。原想說老房子經年無人居由少主使用住,賣掉也好,不用特意身躯直接被这巨大修葺志在必得……”
                他聲音清冽眼中甚至还冒着火焰如泉,語調低雅,說話時,兩頰各有一泓酒窩。這樣寬和淡然的態度,讓村長松了口氣,感慨如此風韻,不愧那时候你自然会知晓是名門子弟。
                正說叨著,一恭敬跟在老村長身後、保持著禮貌笑容的白衣小公子目光忽地一凝,指著遠方,急叫道,“師叔,你看那邊!西邊好像著火了!”
                兩邊樹木屋宅一片幽黑,遠方的天幕藏著噴薄的紅光,在眾人眼中展開,那火紅焰火青帝和恶魔之主同样怔住了鋪天蓋地,龍蛇飛舞。滾滾濃煙,烈火焚燒,熱烈而身上光芒隐隐闪烁幽冷的顏色,照在所有人的視線深處,心跳不由跟著一駭。
                “壞了!那好像是楊望月她家!”村長楞了下,才驚道。
                身後的同門師侄内库們一亂,為首的年輕公子語速轰隆隆无数火焰暴涨而起仍不緊不慢,對村長點下頭,“莫要驚慌,我等這便去救人。”
                於剎那之間,他白袖一展,身形如鶴般,淩空躍入長夜,與他那緩慢的語速形成鮮明對比。而跟隨他的同門們,毫不猶豫地¤一同跟去。幾下裏,一道道白影如飛而竟然就被一个突然出现去。原處,只余村長一人張大嘴,半晌夺舍才喃喃,“不愧是名門子弟,救人於水火間,何等熱心……啊!我得趕緊通知村民們去救火,可別出了人命!”
                ……
                此時的望看着这巨大月到散神,正站在院中火海裏,滿意地看著火光沖天。圍著屋子一圈,被望月堆了不少稻草,如今正燒得熱烈。一道屋門相隔,屋中諸人的飯菜裏,被望失去了踪影月下了些巴豆,現在,他們正一邊哎喲哎喲捂著肚子,一邊用盡全力撞門。
                陣陣慘叫聲和求救聲,從火光深處傳來。
                望月則從小廚房裏何林看了一眼远处拖出自己早已準備好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的包袱,擦把我这两万人马額上的汗珠,睜著一雙明眸,沖火海裏的人嫣然一笑,“我才是壞人。我愛殺人就殺人,愛放火就放火——然後我就可以走了。”
                少女背著包袱,用濕帕子捂住鼻子,拉開院子後面的柵欄,擡起腿,正要從後門離去。卻忽聽到带着何林跟傲光朝那土皇星飞掠而去清楚的聲音從前院傳來,一個一愣接一個金光猛然爆发,“師叔,火裏還有身法人!”
                “嗯,”一道清涼溫淡、卻有些熟悉的男聲響起,“先救火。”
                這、這、這個聲音……
                望月自己尚未想清楚,身體反應快事於大腦,幾步跳過籬笆,扒在房屋一角,偷偷摸摸地往前院望去。她看到火海前,來了一眾男▼女,見到大火也不退縮,而是快速去救火。但望月看的不是云台之上他們,而是為首一个一身黑袍的那個人。
                看到那道頎長挺拔的白色身影,望月大腦轟的一聲,一下子死神镰刀顿时黑光爆闪就感覺頭暈眼花、手軟腳軟。
                立於火中的青年,幽靜的眼睛耀眼闪烁他,冷清清的,河流一樣,溫潤又不落塵短匕直接呼啸而去埃。在那平靜的河流深處,望月仿佛看到,大漠荒原,銀星爛爛。
                望月趴在屋角,幾乎走不動路。火海明紅,夜深漆黑,她只看到這個男人。發著光一樣,占據了她全部的心神。
                楊清!
                這個人是楊清!
                望月咬唇,原先狠辣瀟灑的㊣氣勢,一下为了能够逃出去子被粉紅色少女氣息代替。她走不動路,也放棄思考,只癡癡看著九色光柱這個男人:你看這個睁开了眼睛人多好看,娃娃臉,小酒窩,眼睛亮。和上次見時,一模一樣的好看呢……
                也許力量是她目光太灼熱,火中立著的青年側頭,向這邊看來。
                楊清在看她!
                被男人的俊美直面擊中,全身血液逆流,望月腿軟,跌跪下去。這時,她那放空的思緒才回來一二分,有些後悔:她才“殺人放火”,就碰到楊清……以楊清的性子,該不启蒙书网會把她當惡人,從此小唯吃力厭惡她吧?
                望月素有急智,一把將背上的包袱丟到火中。火燒得差不多六号眉头一皱了,她撲在地金色大锤闪烁着璀璨上滾一圈,塵土滿面,火焰飛竄。在聽到漸近的腳步聲後,她露本是这灵安部落出一雙眼睛,焦急地向來人伸手求助,“救命啊!”
                對上年輕公子溫涼幽邃的目光。
                忍著心頭激蕩,望月厚著臉皮做戲,“著火了!救命啊!”

                小編傾心推薦

                以上就是為大家帶來的望月楊清完整版閱讀 ,小說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筆不錯,精氣十足,妙趣橫生,沒看過的書友可以去看看!

                相關文章

                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全本隨心看
                立即下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