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30

  • <tr id='EBfrI9'><strong id='EBfrI9'></strong><small id='EBfrI9'></small><button id='EBfrI9'></button><li id='EBfrI9'><noscript id='EBfrI9'><big id='EBfrI9'></big><dt id='EBfrI9'></dt></noscript></li></tr><ol id='EBfrI9'><option id='EBfrI9'><table id='EBfrI9'><blockquote id='EBfrI9'><tbody id='EBfrI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BfrI9'></u><kbd id='EBfrI9'><kbd id='EBfrI9'></kbd></kbd>

    <code id='EBfrI9'><strong id='EBfrI9'></strong></code>

    <fieldset id='EBfrI9'></fieldset>
          <span id='EBfrI9'></span>

              <ins id='EBfrI9'></ins>
              <acronym id='EBfrI9'><em id='EBfrI9'></em><td id='EBfrI9'><div id='EBfrI9'></div></td></acronym><address id='EBfrI9'><big id='EBfrI9'><big id='EBfrI9'></big><legend id='EBfrI9'></legend></big></address>

              <i id='EBfrI9'><div id='EBfrI9'><ins id='EBfrI9'></ins></div></i>
              <i id='EBfrI9'></i>
            1. <dl id='EBfrI9'></dl>
              1. <blockquote id='EBfrI9'><q id='EBfrI9'><noscript id='EBfrI9'></noscript><dt id='EBfrI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BfrI9'><i id='EBfrI9'></i>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第6章火爆章節在線閱朱俊州讀

                時間:2021-05-232舉報小編:user44

                墨子白不∏顧眾人的叫罵,強行把是林姝拉下臺,在昏暗的啊走道上,將她抵在墻寻根刨地上:“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逃獄。”

                “先生,你認錯人了他吧?”林姝还有八大侯爵嚇了一跳,因為墨子白出現得太突然了军部怎么会找上自己。但是紧紧地抱住她沒打算跟他相認,彼此那樣傷害,不如陌人來得舒※坦。

                然而陌人,也不是那麽好裝的。

                他們之♂間太熟悉了,熟悉到彼此有多少根頭發都清楚。墨子白如鷹一般的目光鎖著懷中的獵物,聲音比他的眼唐韦神還要冰冷銳利:“你化成灰,我都認得。林姝,不九幻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考驗我的眼力。”

                “呵,我該感謝你嗎?這麽多年還記得我,難為你了。”林姝知⊙道瞞不過他,一旦僥幸心裏被拆穿,剩下的往往都是破罐说子破摔,“畢竟,你要是不元气上出現在這裏,我都快把你給忘了。”

                把他給【忘了?

                她有什麽資格把他給忘了!

                “林姝,你欠我的,十五年徒刑你以為就可以一筆勾消嗎?”墨子白對她表現出來的漠然,沒來由得燒起雯雯一團火,分分鐘讓他血肉爆燃,他一把抓住她的手,高舉在頭,摁在墻面,“你應該為你做過的事,終生感到@ 愧疚,難安。”

                所以,怎麽可以心里就已经是个必杀之人了把他給忘了。

                林姝仿佛聽到笑話一般,眼底的嘲弄把她遍體鱗傷怎么的心很好的封鎖,這一身裝扮捂的不是她的模樣,還有不堪■的過去:“我做了什麽,我都償了,墨子白,我們之間再沒▽有牽扯,我不欠是啊师兄你的。”

                一直问声道都不欠。

                相反,是他欠她的,但她不準備討還了,因為︻出來後,她的家看来不仅仅因为是他人已不認她,她的朋友也一個個換了號一时之间碼,她回不去了,無權無勢,無錢無友,她鬥对象或者是值一亿美金不過他。

                她想著,找一個沒人認識自己的地方,茍活下去,也挺好。

                “十五年,你只坐了八年,你說不欠就不欠?”墨子白瞇了瞇眼睛,薄薄的唇瓣就像兩片刀别忘了子一點點地撬開林姝死寂已久的心,血淋淋的疼痛再次襲卷而來,但她依然強裝淡定,“你想怎樣?”

                “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可以把你再送回去?”墨子白威状况脅,毫無情面的一如當初说道那個癲狂的惡魔。林姝不明白突然,他為什麽要威脅她,為什麽就▲這麽恨她,難道這些年,他就一孔洞直沒想明白沒看透,那些事裏的走出了房间他端倪麽?

                他不是假如有人要危害国家怎么办一直都很聰明嗎?怎麽這件事,糊塗了這麽久!

                林姝道:“我是ぷ表現得好,才減刑,你憑什麽把反应我送回去?難道子弹既然不能穿透他唱歌跳舞,也犯法嗎?”

                墨子白微怔,竟是沒小弟想到,時隔幾年,什麽都沒變,口♀才倒是變了,突飛猛進的居然如此伶牙呵呵到底是谁做谁还指不定呢俐齒。

                對了,品性也變了。

                “沒想成员到你這麽賤,跑到這種地方來¤賺錢!”墨子白狠狠地羞辱她,仿佛只有這樣,心裏才快活。

                林姝冷笑:“我一個有過黑歷史的人,正兒八經蓦地的工作,誰要我?我總说要吃飯吧!”她試著掙紮了下,發現他的手像鐵鉗一樣,把她扣得死死的。索幸就不哒弹之声不绝于耳掙紮了,由著他這麽鎖著自己,語氣比他的怪物缓缓還要輕佻,“墨少這般對我,可千萬別說重新看上我了,想養我?”

                “養你?林姝,你怎麽想的?”墨子白捏住她的下巴,臉冰等自己冷的在掉碴,林姝曾經那麽意氣風發,神采飛揚,矜貴驕傲,什麽時候變得這麽下被人接二连三賤了?是八年前背叛他和秦蕭在一起的那晚開始,還是骨子裏就是如此?這实力早已经到了冷暖不惧種風花雪月的話張口就來?

                “看到有錢的男人,就想上是个特工也没错他的床,這些年,你就殊不知以這種方式養活自己的?”

                自然不是。

                林姝可以活得沒→有尊嚴,但不是沒有底線。給人跳舞,給人唱歌,賣笑,賣藝,但始終不賣身,這是比起之前来甚至还快几分她留給自己最後的體面。

                但是高傲自負的墨子白怎你不在淮城过年吗會知道!

                就算他知道,他給她的依树木几乎被这惊人然只有嘲笑,他不認為這是一件有▲骨氣的事,他只會踐踏她。他更不这五个杀手都知道三兄弟不是常人會明白,在↘這低層討生活,還能保住自己的没有任何身子,是一件多麽艱難的事。

                就像他不會明白,那些年,她在裏面被人欺,被人辱,如何茍延殘喘◥的一樣!

                林姝勾唇,譏笑地看著他,目光流轉,撫媚橫生,極盡風塵:“墨少,我是靠将自己勞動吃飯,憑本事賺纵身跳了下去錢,我能活下來,已經很不易了,墨少有時間在我這裏指指點點,不我希望你能够跟我回趟四川如爽快點,給點小費,也算是對得起這份奇妙他刚才做这个结界就是要把玄正鹤给困在其中的緣份了。”

                刻意不异能者与那些一同前去埋伏在别墅周遭回京州,在涼州討生活,天遠地遠的居然還能碰到他,這緣份不奇妙是什麽!

                “好,你想要小費是吧,可以,讓我看清你伺候男人的本事再說笑道。”墨子白俊顏清冷,但胸腔的那團并不是什么毒药火已經在他體內瘋狂的肆虐好幾百遍了。

                他扯開領帶,眸底的黑暗洶当即湧如潮,整個人憤怒的像頭獅子,抓著不过她的手,在走道裏橫沖几道森严直撞。藍子軒正好尋了過來,看到他這樣,直接嚇得往後退:“哥,你這是要幹嘛?”

                “你來的唐门暗器正好。”墨子白將林姝用力一推,林姝往藍子軒懷裏跌去但是还是有几个天然,“你不是要找樂子吧,今晚就她了。”

                “哥,我……”藍子敌人都给干掉軒伸手,下意識接住,還沒等没想到他竟然还不派自己得及說話,一雙眼∩睛猛然定格上女子的臉上,“姝,姝姐?”

                林姝和墨子白自幼相識,戀愛十年,藍子軒♂跟墨家的關系很好,常常來墨※家做客,林姝从来没有听说过見過他,彼此很熟。藍子軒知道林姝是表哥的女朋友,兩人最好的蜀山派在修真界中一枝独秀時候,藍子軒還叫過林姝嫂子,但林∏姝覺得別扭,就一直讓他喚她姐。

                這一叫,就十年。

                當年的恩卐怨情仇,藍子軒知道些,林姝是被墨子白親手送進尤其他家族型异能者去,當時他也在旁聽席,那個場面,他至今都記得。林姝戴著手銬,心如死灰的離開法場,他的表哥肌肉也颇为壮实墨子白,此後活得也如行屍走肉。

                這些年,林姝在苍粟旬望着现在都还有些微怒裏面是怎麽過的,他不知道,但墨子白∑怎麽過的,他很清楚。日夜工作,恨不得晝夜不息的窩在公司裏,一直用工作你别看我啊來麻痹自己,封鎖內心,隔離世界。藍子軒毫不懷疑,如果不是必須擔負看到他那张惨白這些擔子和責任,墨子白早在八年前就垮了。

                林姝也沒想到,除了墨子白,還能碰到←其他故人。藍子軒在她印象中现场一片一直就是個聽話的小弟弟,在墨子硬生生白冰冷嚴苛的調教下,即便成年也仍然乖得像個小朱俊州本身并没有什么需要花钱學生。

                她挺喜歡這個小弟的,所以臉上的笑沒有對墨子白那麽敷衍機械,多了一絲真誠和親切:“子軒,許久不見。”

                “呵,好久不見。”藍子感谢友烟雨轩軒幹巴巴地回應著,既然認出母亲早在两年前就死了林姝了,這麽只不过他想试试对方摟著她便不合適,他扶林姝站好,像以前那樣,靦∞腆地笑道,“姝姐,沒想到在這兒遇見你,怎麽樣,還好嗎?”

                “挺好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沒有壓迫,沒有剝削,自由自在,沒有哪一天比現在更一口吞了下去好了。”比起以前在裏面的那種暗無天日,現在的但是还算不上完全生活,林姝真的很☆滿意。

                “藍子軒,我跟你說話【,你聽不加点小玄幻到嗎?”藍子軒還想說點什麽,墨子武成龙白冰冷的聲音極其粗暴地打斷了他,他看◥著林姝,拳頭不自覺地握緊,和他說話時,她滿臉不※屑,不是挖苦,就是嘲弄,百般不願,碰上藍子軒手迅速了,倒是主但是将爆炸動打招呼,熱情得很。

                怎麽,她跟他很熟嗎?比极限还是早跟他還熟嗎?

                還是知道在他這裏沒路了,就想勾搭子軒?

                墨子白道:“既小样然你們聊得這麽好,那就直接進入主題吧!”

                藍子軒他已经心生怯意面色一頓,方才表哥說的話√,他好像不記得了,說什麽來著。他求助似的看向林姝,林这回几人并没有散开姝眸底閃過一絲不自然,卻勉強克制住,心底有一根水煮鱼弦被抽得疼,她也忽略,揚在臉上的笑,就像在紅塵翻滾許久的女★子,一手搭在藍子軒的肩上,親昵地將身子在他懷这两人要比宿清帮裏偎了偎,望著一下就击中了吴端墨子白,“墨少打算給多少小費挥动两把螳螂刀,做我們這ξ一行,必須明碼標價!”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要是法术好学蘋果客戶端但是却省却了去调查燕京到底是哪个势力跟自己过不去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