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33

  • <tr id='doCziU'><strong id='doCziU'></strong><small id='doCziU'></small><button id='doCziU'></button><li id='doCziU'><noscript id='doCziU'><big id='doCziU'></big><dt id='doCziU'></dt></noscript></li></tr><ol id='doCziU'><option id='doCziU'><table id='doCziU'><blockquote id='doCziU'><tbody id='doCzi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oCziU'></u><kbd id='doCziU'><kbd id='doCziU'></kbd></kbd>

    <code id='doCziU'><strong id='doCziU'></strong></code>

    <fieldset id='doCziU'></fieldset>
          <span id='doCziU'></span>

              <ins id='doCziU'></ins>
              <acronym id='doCziU'><em id='doCziU'></em><td id='doCziU'><div id='doCziU'></div></td></acronym><address id='doCziU'><big id='doCziU'><big id='doCziU'></big><legend id='doCziU'></legend></big></address>

              <i id='doCziU'><div id='doCziU'><ins id='doCziU'></ins></div></i>
              <i id='doCziU'></i>
            1. <dl id='doCziU'></dl>
              1. <blockquote id='doCziU'><q id='doCziU'><noscript id='doCziU'></noscript><dt id='doCzi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oCziU'><i id='doCziU'></i>

                強勢逆襲墨少追妻火葬場第7章完結章節完整版免費閱讀

                時間:2021-05-231舉報小編:user44

                迪樂最豪華的包廂裏。


                桌上震驚無比擺了一張支票,林姝擡眼看了看,是一百萬。她笑了,眼底有悲,心裏有淚,沒想到,她在』他那兒,還值一百萬。


                對他來說,不過一件衣服的錢,可對林姝,卻是足夠她一輩子生活開銷了。


                所以,她覺得她Ψ還挺貴的,一夜,換來一生不簡單啊平淡富貴,挺劃得來啊!


                “哥,我,我來這兒︾就是喝喝酒,聊聊天,別的樂子,我不行啊!”藍子軒到此刻才明白,墨布置影響了他們子白要他做什麽。但墨子白受刺激了,他沒有。墨子白被仇恨蒙敝了這麽多年,他可是一直清醒的」。


                之所以過得沒有靈魂,只有肉體,是因為,墨子白的靈魂跟著林姝走了。


                他的心一直在林姝的身上。


                藍子軒看得清清點擊起來楚楚,但是他不敢說,因為他不確定,不死不休的記掛▆著林姝,到底是愛多一些,還是恨他們多一些。


                所以,他一直裝聾作啞,什麽也不提。但是現在△不行了,他必須表明立場,不然,今晚過後,他會成為墨子白下一個恨的對像!


                “哥,你別沖動啊,沖動是魔鬼,你這樣,你跟〓姝姐好久不見,一定有許多話聊,我先回避,你們什←麽時候聊完了,再出來,不必顧忌我,盡情的聊,通宵那我們就先回云嶺峰了都可以,小弟給你們把門,保證一◆只蒼蠅都飛不進來。”


                藍子軒找借口溜,墨子白哪裏肯,他即打定主意要看林姝如何卑賤,就不會讓他輕易離開,墨子白一向是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你今天要是敢邁出這個房間一步,往後你就別再來見我了。”


                這是要跟他斷絕兄弟關系啊!


                為了一個女人!


                折磨自己,也折磨他!


                何必呢,都是男人!


                “藍少,來迪樂的都 也是一驚是客人,你就當不認識我,把我當成√路人。”林姝主動勾住藍子軒的脖子,下巴嗑在他的肩膀上,嬌媚的聲音咯咯地笑了起來,“放松一點,實在不行,就把眼睛修煉閉上。”


                她每吐※一個字,就像在藍子軒的脖頸裏吹一股熱氣,墨子白在前方目光◥冰冷的盯著他,一冷一熱的交替,藍子軒一線天如置水深火熱中,全身僵硬得不敢動彈一下。


                他覺得,大學軍訓的日子都他媽的沒現在這麽苦逼!


                “那個,姝姐我……我還■是處男!”


                “處男?藍少,你要笑死我嗎?”林姝捂嘴,笑的花枝亂顫,隨後一把抓住他的領帶,向房間唯一的一張床移道法去,然後旁若無人地將他推到〖在床上。


                藍子軒懵了,緊張到快語無倫次:“姝姐,你來真的?”


                “這種事還可以作假麽?”林姝去扒他的衣千江被一拳轟退服,解褲帶,兩只手一起上陣,看起來空虛已久急不】可耐。


                墨子白拳頭收緊,骨指泛白,他上前,一把將她拽起:“你就這麽作踐自己?”


                林姝的手差點被折斷,她忍著疼,面上不痛◎不癢的笑著:“我也不想,這不是生活所迫麽?”


                不是你逼我⊙的麽?


                她去勾他的脖子,撫摸他做了個很是詭異的臉,把一個風塵女子的模樣演到極致:“要不,墨少換你來……”


                “滾!”


                墨子白聽不得她嘴裏的話,男女之間在她眼裏如同肉體遊戲,誰都可以邀請!


                林姝被狠狠推開,腿撞在櫃子上,頭◤撞在墻上,恍惚間,她似乎又看到了過去那幾年在裏面的黑@ 暗歲月,可怕的讓她身體抑制不住的顫抖了下。


                墨子白的腳下意識地上前第三拳依舊是個巨大一步,但又退了回去。


                藍子軒嚇了一跳,連忙跑過去扶起林姝:“姝姐,你沒事吧?”


                “沒事,謝藍少關心。”


                “要送你去醫院看看嗎,你的頭腫了。”


                “不用,賤命一條,用不著跑趟醫嗎院,過兩天自己就會好的。”林姝摸了摸額頭那個腫包,毫不在意。


                “自己好?這麽大一個腫包,自己怎麽可能好?”藍子軒鄭云峰哈哈大笑堅持要帶她去醫院。


                林姝笑笑:“真不用,我有經驗,它會自己好的,以前都是這麽〇過來的。”


                “以前……”藍子軒想說,以前你什麽時候受傷自己好的,林姝以前可是林家的大小姐。林家雖不比墨家富可敵國,但也→算豪門。林姝是林家唯一長女,林家上下▂寶貝的不得了,打個噴嚏都能緊張半天。


                電光火石間,他忽然明白這個以前非彼以前。


                喉嚨瞬間變得幹幹的,再也@說不出話來。


                “砰!”


                身後傳來一聲巨響,墨子白走了,那道防盜門將他的身影隱沒,把她和他隔成兩個世界!


                林姝松了口氣!


                藍子軒也松了口氣!


                終於走了,終於不用在他面前做戲ξ 了!


                林姝真擔心,墨子白緊咬她不放,她到最後該怎麽收場!


                藍子軒看出她臉上的輕松,頓時什麽都明♀白過來了:“姝姐,你幹嘛這樣逼自己?”


                “想要在這個世上活下去,誰不得逼自己一把,你當我還是那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林家大小姐麽?我現在花的每一分錢都得靠自己掙!”再說,逼她的何止︼是自己。


                她有今天,不都拜墨子白所賜麽?


                林姝又恢復剛才那張面孔,她拿起櫃子上的那一百萬支票,紅唇一揚,風情∮萬種的笑著:“這是我應得的,告訴墨少,錢我收下了,我會好好花的。”


                把支票緊緊拽在掌心,理№了下頭發,扭著腰走了。


                活得就▃像個酒吧裏的舞女,趕場子,掙肉錢。曾經的意氣風發,自信飛揚被那八年磨的一點棱角都不剩,藍子軒看到的只有一個螻蟻在生存的道路上慢慢爬行,艱難求存!


                時間啊,果然是把鋒╱刃,把好端端的一個人割成了碎片,形容全毀!


                墨子白沒有離開迪樂,他坐在幽暗的車裏,鷹隼的黑眸一瞬不瞬的鎖著前面那扇金色』大門。腦子裏不斷地回想著林姝先前說過的話“沒事,賤命一條,過幾天就好了。”


                “我有經驗,以前都是這麽過來的。”


                “幹我們這行,必須明碼標價!”


                “實在不行,你就閉上眼睛。”


                這種浪蕩的話一∏遍一遍的在他耳邊回響,像施了咒一樣揮之不去。


                那八年,她過 什么得不好,可以想象,那是她應該承受的。只是,那八年,她沒有自省,沒〓有認清自己的罪,沒有把自己完善得更好,她有罪,就應該夾↘著尾巴做人,而不是在他面前墮落,驕傲得好像把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玩弄於股掌之間一樣。


                她沒資格!


                迪樂〓裏面不時有嘈雜的聲音傳出來,阻絕在窗外,墨子白手搭在車窗上,下面是十幾個剛滅的煙頭。


                忽然他目光一緊,林姝換下肉色▲薄紗,套了件衛衣和牛仔褲,斜挎著一個黑色皮包從裏跑◣了出來。


                一頭黑發披在肩頭,她用手抓了兩下,拿根皮筋隨意紮了個馬尾。這樣清純的的打扮與方才迥然不同,恍惚間,墨子白好像又看到↑大學時,那個朝氣飛揚的林姝。


                那時的林姝一舉一動,一頻一笑都帶著光,深深吸引著他,而現在……


                墨子白不自々覺地低頭看了下時間,淩晨三點了,她竟在這種地∞方工作到這個時候。


                來了輛出租車停在她面前,她沒上,而是招了部摩的,風吹來的時候,腦後的馬尾在空中搖曳,仿佛要把她卐瘦弱的身子給拽下去!


                墨子白自己都不知道是出於什麽心理,一有沒有手下都無所謂個人在這空等她幾個小時,更不知道,他為什麽要跟上去。


                那是一棟極舊的小樓,墻上的漆斑駁的只剩幾塊零◆碎,樓道又窄又長,只有一盞昏暗的小黃燈↙。林姝深一腳淺一腳地上了樓,在三樓盡頭處停下,拿鑰匙開門的時候。門自動從裏⌒開了,一個小小身子撲進她的懷裏:“媽媽,你回來了!”


                媽媽?


                她結婚了?有小孩了?


                什麽時候的事,他怎麽當等人來到主殿之時不知道。


                墨子白頓在原地,俊顏之上,一派冷冽,眸子裏卻是燃√著兩團火,誓要將這黑暗一夜焚盡!

                推薦閱讀指數: ★★★★★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